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锐观察】从2017到2019,涂料行业怎么变?

作者:等深线 来源:涂料经

[摘要]我们是行业的见证者,更是行业的建设者。


“从2017到2019”莫名其妙地走红。你说它是一种怀旧也罢,说它是比(shāng)较(hài)也行,反正在2019年年底的朋友圈就这样流行起来。
 
当然,这注定也是互联网时代的一场快闪。如同以往形形色色的网络热点一般,当人们发现前行的路终究还是要靠自己用双脚去走的时候,这个短暂的回眸也便到了该收场的时候。
 
我们身处涂料行业,自然也希望借此时机,给这场网络快闪留下一些属于涂料的印记。任何一个行业是各种元素的大杂烩,因此我们无法简单地用两张图片便将某个行业所发生的变化浓缩,文字可能是更好地载体。
 
但我们也不想以偏概全,从2017年到2019年,尽管只是短短三年,然而发生在涂料行业的变化也绝非你我就能完整总结;我们更希望抛砖引玉,去思考涂料行业的发展前路。
 
 
并购画出“微笑曲线”
 
当提到2017年和2019年,首先让我们想到的一个关键词是“收购”。
 
简而言之,2017年涂料界的收购/并购风起云涌——PPG要收购阿克苏诺贝尔,阿克苏诺贝尔要并购艾仕得,立邦母公司日涂控股也斗胆跟阿克苏诺贝尔抢艾仕得……然而到最后,唯一成功的巨头并购也只有宣伟“迎娶”威士伯。
 
大概是“一顿操作猛如虎,各回各家白忙活”,2017年发生在涂料行业的疯狂收购大戏透支了巨头们的“元气”,2018年过得风平浪静,谁也没有了收购谁的心思。哪怕阿克苏诺贝尔剥离非涂料业务,也没有哪家涂料巨头想要出手接盘。
 
2019年,涂料界的并购再次出现抬头的迹象。今年的主角是日涂控股,一口气收购了土耳其的Betek和澳洲DuluxGroup(俗称澳洲多乐士)。尤其是对后者的收购,在巨头们依然蛰伏的背景下赚足了眼球。
 
当然,艾仕得还是那个“惹人怜爱的漂亮姑娘”,它的一句“我想嫁人了”又引发了跟包括PPG、关西涂料等在内的涂料巨头们的绯闻。
 
 
资本怎么玩
 
把视线从国外回到国内。2017年涂料企业的资本热情正处在“退烧”的拐点,而2019年“理性”完全占据了上风。
 
2017年飞鹿股份和亚士创能先后完成了上市的壮举;但此前众多中型涂料企业孜孜追求的“新三板”却出现了漫长的“空窗期”(仅针对涂料企业),相反一些已经挂牌的涂料企业选择谋求转板或者摘牌,比如吉人高新。
 
与其说上市热退潮,不如说已经难有涂料企业能够符合上市的要求。除三棵树、飞鹿股份、亚士创能、集泰股份等之外,数家上规模的涂料企业在冲击IPO未遂的情况下不得不选择休养生息,而伴随着上市环境的变化,这种休养直到2019年都难见结束的迹象。
 
反倒是一些新兴的涂料企业找到了机会。2019年,科创板来了,标榜新科技的企业纷纷以登陆科创板为荣。一家名叫松井新材的涂料企业也紧急调整上市方向,冲击科创板IPO——当然目前它的前途未卜。
 
 
转型,还是转型
 
转型已成涂料行业的潮流,如果一定要说它的变化,那就是涂料人的心态发生了转变。
 
2017年,涂料企业早已养成了“逢人必谈转型”的习惯,环保压力、入园压力、产品创新压力……最终都归结为“转型压力”;至于路在何方,还需要上下求索。
 
2019年,转型的习惯依然没有变。两三年过去了,你会发现没有哪个涂料企业宣布它转型成功了。此刻你会发现,其实涂料企业的转型并不在乎结果,更像是一个不会过时的流行语,一个“万能话题”。
 
对于涂料企业来说,转型嘛,这次不成功,还有下一次。
 
 
聚焦还是跨界
 
在一次次转型的过程中,一个疑问浮出了水面——涂料企业该不该玩跨界?
 
如果是在2017年,选择聚焦涂料产品的企业占多数。那时候艺术涂料、水性涂料等新兴品类(相对于传统的家装乳胶漆而言)市场方兴未艾,反而是曾经叫板涂料的硅藻泥、墙纸等品类逐渐失声,涂料发展前景让人看好。
 
一时间,各种艺术涂料、水漆企业及品牌知名度纷纷建立并霸屏,novacolor、卡百利、蔻帝、菲玛、帝卡斯、晨阳水漆、花王水漆等等,以密集的宣传攻势频频发声,成为涂料界的活跃分子。
 
2019年,艺术涂料依然是炙手可热的涂料品类,水漆也被视为环保化大背景下的必然选择,然而“拐点将至”的焦虑也开始变得若隐若现。这使得一些涂料企业开启或者加大了跨界的尝试,比如软装和整装就是其中“被跨界”的领域。
 
无论是坚守涂料品类还是跨界开拓新的产品领域,其实说到底都是基于涂料生意的根本而展开的。这只是两条不同的路线选择而已,其中并无优劣之分。
 
 
线上?还是线下!
 
每年的“双十一”都在提醒涂料人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涂料产品适合网售吗?
 
其实在2017年,这个问题的答案便已经很明朗,那就是“不太适合”。这是由一批批涂料企业前赴后继的尝试得出的结论——在经历多年(大概是5年)的“双十一”之后,涂料网售始终不温不火,难成气候。
 
当然,直到2019年涂料企业对于涂料网售仍未完全死心,以至于当大部分涂料企业已经抛弃了曾经的幻想的时候,还是有企业抱着试一试或者玩一玩的心理,在“双十一”网售狂欢中露一下脸。
 
但涂料销售终归线下,这是最颠扑不破的道理。哪怕如艺术涂料、水漆这些当前在消费市场“得宠”的品类,依然离不开经销商这层线下渠道的“搬运”,只是赋予经销商更多的服务属性。
 
尾声
 
从2017年到2019年,涂料行业的发展看似变了,实则并没有太多实质的改变。
 
当我们再次回望这三年,涂料行业的一切变化,其实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每一个涂料人都是在这种细微的改变当中,被行业发展的洪流裹挟着向前。我们是这个行业的见证者,更是这个行业的建设者。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帝卡斯生态艺术壁材“挺进”惠州龙门县

涂企全员预警:第二轮环保督查“兵临城下”

顺德涂料商会下半年准备这么干

中国涂料化工专家朱轶谊因病逝世,享年84岁

第四届(广州)艺术涂料嘉年华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