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涂料行业格局需要重新定义

作者:黎佰深 来源:涂料经

[摘要]利润是衡量企业强弱的更佳标准!

文 | 《涂料经》记者黎佰深

随着经济大环境的改变,类似于“世界500强”这样的“唯销售额”的企业排名变得越来越不可靠。这是因为,当前越来越多的企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虽然销售额增长了,但企业的利润却越来越薄,也就是说赚钱越来越难了,甚至无钱可赚了。

这种情况在涂料行业内表现尤甚。《涂料经》曾就此梳理了2018年部分上市涂料企业(包括防水材料企业)财报或业绩预报中展示的利润数据,在19家研究对象中,只有3家企业表现为增长或者持平,其它16家企业均录得利润下滑的情况。

简单来说,利润=销售额-营业成本。因此,众多遭遇利润下滑的涂料企业都不约而同地将原因归咎于营业成本的增加,其中尤以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原因成为千夫所指。当然,这无可厚非。

本文无意再去探讨涂料企业利润下滑的原因——事实上它也无需赘余——只是在当前行业背景下,我们认为有必要换一个角度去审视全球涂料行业的格局。在越来越多涂料企业重视经营效益的前提下,以往“唯销售额”的方式不再是检验企业强弱或大小的唯一标准。

本文以名列全球前5的巨头级涂料企业(这是按照传统的销售额数据所作的评价)为例,去寻找用不同的标准衡量之后的企业强弱的变化,以及尝试找出一个更具说服力的新标准。毕竟在过往模式下,那些全球涂料巨头们多年不变的排名确实令人生厌,并且对于那些不求做大、只求做强的企业们显得不公平。

“唯销售额”:巨头的游戏

既然是要比较,我们首先也要按照传统的方式去做一下排名。根据全球范围内的涂料生产商们陆续发布的2018年财报数据,并按照以往的经验,我们挑选出其中5家至少在销售额层面具备巨头级别的企业。它们是:

宣伟(Sherwin-Williams)
PPG(PPG Industries)
阿克苏诺贝尔(AkzoNoble。即多乐士品牌所属公司)
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Nippon Paint Holdings Co.,Ltd。即立邦涂料母公司,简称“日涂控股”)
艾仕得涂料系统(Axalta Coating Systems。简称“艾仕得”)

没错,尽管在过去一两年,上述涂料巨头们曾经经历了一些波动,比如宣伟吞并了曾在全球涂料前五行列的威士伯(Valspar)、阿克苏诺贝尔剥离的专业化学品业务、日涂控股跟与它实力相当的合作伙伴立时集团强化合作模式等等,但它们并不能让业内人士感到一丝的意外。

根据它们已经公布的2018年财报的销售额数据,我们制作了这样一张图: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解读到这么几点信息:

1、宣伟裹挟吞并威士伯的“余威”,2018年的销售额出现了17%的增长,近25亿美元的额度,且毫无悬念地取得“全球销售额第一”的宝座。然而,对于曾经销售额在40亿美元左右的威士伯而言,宣伟的这一增长值似乎并未能取得1+1=2的效果,甚至有分析指出宣伟的表现“令人失望”。

2、PPG曾在2017年试图收购阿克苏诺贝尔,但最终铩羽而归,此后进入蛰伏期。其2018年销售额数据虽有4%的增长,但也只能说是中规中矩,被宣伟拉开了差距。

3、阿克苏诺贝尔是5家巨头级企业中唯一销售额增长为负的,但考虑到其2018年10月完成出售专业化学品业务(此前为阿克苏诺贝尔贡献约三分之一的销售额,图中所采用的2017年的销售额应为剔除了该业务贡献值之后的数据),元气受挫也在情理之中,4%的下降幅度也在可接受的范围。

4、日涂控股凭借复杂的操作对亚洲区域立邦涂料事业实施合并报表(此前由立时集团控制)成功跻身全球前五的位置,并通过立邦涂料事业的经营强化(比如压缩运营成本、疯狂实施投资与收购等)逐步推高销售数据,俨然成为亚洲区域市场上最大的涂料企业,没有之一。

5、艾仕得在2017年跟阿克苏诺贝尔和日涂控股都传出“绯闻”,但它今天仍出现在这份名单当中,说明“绯闻”未能成真。这家专注于汽车涂料领域的巨头可以说是在该领域当之无愧的“No.1”,再加上它极其分散的股权结构模式,成为其他巨头级企业收购的理想对象也毫不意外。

综上所述,当我们仍然用销售额数据作为标准去衡量全球涂料巨头的排名时几乎毫无新意可言。虽然有企业消失不见,也有企业因收购而迅速膨胀,但这些归根结底都只是巨头们的游戏而已。

以利润为标准:展示更多可能

幸运的是,“唯销售额”的排名方式正在悄然改变——至少它因为缺乏新鲜感而正在失去追随者。

在2018年经历“断臂”(指剥离专业化学品业务)的阿克苏诺贝尔成为第一个跳出来声明告别“销售额崇拜”的巨头级涂料企业。阿克苏诺贝尔CEO范迪睿(Thierry Vanlancker)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表示,阿克苏诺贝尔在未来两年内,将以利润增长和内部调整战略取代产量扩大战略,以期大幅提高自身的盈利能力。

报道指出,阿克苏诺贝尔甚至允许它的每个业务部门——它们都与涂料相关——出现持续的销售额下滑的现象,只是为了保持产品价格的坚挺,以此抵消原材料成本持续上升带来的成本压力。

阿克苏诺贝尔这一强势表现让整个涂料行业为之侧目,或将引领一股新的潮流。尽管这可能会带来市场的剧变以及行业的阵痛,但单纯从企业的角度,这可能是一次不可避免的尝试,迟早而已。

因此,以企业的盈利能力去给它们进行排名也成为一种必要的、有意义的尝试。同样根据涂料巨头们在2018年报中发布的盈利数据(因不同企业的统计口径不同,所选取的利润数据不具备绝对的可比性,仅供参考),制作了下图:

我们同样对它进行必要的解读:

1、5家企业中有4家的利润出现下滑,再次说明涂料企业利润下滑是大势所趋。当然需要强调的是,它们并非不赚钱,只是赚的钱比去年少了。

2、利润下滑的幅度上,宣伟丢失的利润甚至超过了日涂控股2018年的利润值。换一个说法来说,宣伟在2018年少赚了一个日涂控股所赚的钱。这跟它对威士伯的收购不无关系。

3、艾仕得的利润额出现超过3倍的“迷之暴涨”,这要拜它2017年相当低的对比基数所赐;在利润绝对值方面,它的利润额仍是5家巨头中最低的那个,或者表明它的经营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4、按照利润多寡排名,则宣伟不及PPG和阿克苏诺贝尔,而日涂控股又比艾仕得高出不少。这表明涂料企业在利润方面的变数要大得多,跟销售额数据没有正相关关系。

5、这表明销售额大的企业不一定更赚钱,而赚钱的企业不一定就要做得有多大。这也给企业去“销售额崇拜”提供了依据。

需要注意的是,以利润为标准排名,就会存在比上述5家企业表现要好的涂料企业的存在,因而需要更大范围的排名。本文咱不做这样的排名。

意义与期待

其实并不仅仅是国际涂料巨头企业,对于国内的涂料企业而言,换一种方式衡量自身的发展状况以及自身在行业所处的位置,同样意义重大。

一直以来,涂料行业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了“销售额崇拜”的思维。这在市场红利仍在、利润能够得到保证的情况下,保证销量的提升也就意味着利润的增长,无可厚非;然而在市场红利逐渐遭到瓜分、产品差异化渐显、市场领域细分趋势愈发明显的今天,“销售额崇拜”的思维就不那么与时俱进了。

这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近年来,随着涂料行业竞争的激烈化,不少涂料企业开始寻找一个细分领域去着手建立自身的竞争优势;然而细分的市场领域定然量级有限,哪怕你占据了某个细分领域的全部市场空间,也存在无法够得上某家巨头企业的销售量级的可能。

那就可以说这样一家专注于某个细分领域的企业毫无实力吗?定然不是。通过近几年的观察,我们发现,反而是那些一开始就定位于某个细分领域的涂料企业,它的发展与成长甚至比某些综合性涂料企业更加良性,因为能够从它的细分领域中挖掘出更高比例的利润空间。

因此,在今天的涂料行业语境下,单凭销售额一个数据去衡量一家企业的竞争实力,其结果不一定是错误的,但至少是有失偏颇的——巨头们凭借以往积累的量级惯性,想要撼动它们的地位必然难如登天;然而他们可能并不如销售额数据看上去那样光鲜,它们需要耗费巨额的成本,承受更大的成本压力,其日子甚至可能没有一些中小企业过得滋润。

当然,如果仅仅是考虑一家企业的盈利能力,也很难成为其规模大小、实力强弱的终极标准,甚至并不存在一个终极标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唯有找出更多的衡量因子,综合地衡量一家企业大与小、强与弱,才能最终去判断一家企业的发展是良性的还是有隐忧的。

除了前面所说的销售额和利润之外,两者结合的“利润率”也应该重点考虑。在本文的最后,我们也尝试以利润率的数据去展示前述5家巨头级涂料企业的排名状况,结果如下: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2019年全国钛白粉行业年会”召开,相关数

墙面漆、木器漆哪家强?“2019年中国品牌力

防水市场看似“遍地黄金”,涂料企业就一定

中国涂料工业大学联合基士博共同举办“艺术

关于公布2018年广东省石化类名牌产品的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