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逃离金力泰

作者:黎佰深 来源:涂料经

[摘要]作为涂料界的“妖股”,金力泰(300225.SZ)再一次以一己之力挑起外界对涂料行业的关注,但并非什么光彩的事情。

作为涂料界的“妖股”,金力泰(300225.SZ)再一次以一己之力挑起外界对涂料行业的关注,但并非什么光彩的事情。
 
10月24日,金力泰披露了《关于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收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称:因增持承诺期满,未增持公司股份,金力泰董事长兼总裁袁翔、董事兼执行总裁罗甸于近日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A股高管‘狼来了’”“三次忽悠增持”“爽约”……满眼看去,都是对金力泰“迷之操作”的负面评价,就连曾经多次爆出负面消息便出来硬撑金力泰的声音,这次也销声匿迹。
 
这或许表明,金力泰正在消磨掉外界最后的一份信心。
 
 
谁能拯救“水深火热”当中的金力泰?
 
1.增持爽约
 
袁翔、罗甸两人的增持计划最早披露于2021年6月15日。当时的公告显示,袁、罗二人基于对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坚定看好以及对公司及控股子公司长期投资价值的高度认可,同时为了更大程度使其利益与公司长远发展紧密结合,计划自公告披露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分别不低于1.5亿元,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3.0亿元。
 
然而,当6个月的增持承诺期即将届满,2021年11月23日,袁、罗二人分别出具《关于延期实施股票增持计划的告知函》,将本次股份增持计划的履行期限延长6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21年12月15日起至2022年6月15日止)。这是两人增持计划的第一次延期。
 
金力泰董事长兼总裁袁翔
 
2022年5月27日,当时正处于上海疫情局地反弹的影响期,眼看无法在6月15日前筹措到足够资金履行增持承诺,袁、罗二人再次申请延期履行增持事项,并将履行期限延至9月30日。然而随着增持计划届满,截止2022年9月30日,增持主体在增持承诺期间内增持公司股份0股,增持金额0元,未完成本次增持计划。
 
“根据增持主体提供的《告知函》,自6月1日上海市疫情解封以来,增持主体积极筹措增持资金,但由于本次增持所需资金量较大,增持主体未能完成资金筹措,导致增持主体未能在增持计划二次延期期间(2022年6月 15日至2022年9月30日)完成增持计划。”
 
金力泰在《关于公司总裁及时任控股子公司总经理增持股份计划期限届满暨实施结果的公告》中表示:“本次增持主体袁翔先生与罗甸先生对承诺期间内未能完成增持公司股票计划向广大投资者深表歉意。”
 
但资本市场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于是便有了上海证监局对袁、罗两人分别出具的警示函:“增持承诺期满,你未增持公司股份,与此前增持计划不符。上述行为构成了……违反承诺的行为。为维护市场秩序,治理承诺失信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款的规定,现对你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2.投名状?
 
一年半时间,两次延期,最终放弃履行承诺,袁、罗二人是否真的如金力泰公告所说“受疫情影响,筹不到钱”这么简单?
 
金力泰原董事长、总裁景总法
 
涂料经/涂料资本局梳理发现,从袁、罗二人做出增持承诺之前一个月算起,金力泰拉开了“高管大清洗”的大幕:
 
2021年5月28日,景总法辞去总裁职务,仍担任董事长;袁翔接任总裁。
2021年7月13日,副总裁张岚辞职。
2021年8月9日,葛乐凡(外籍)、罗甸出任副总裁;严家华不再担任财务总监,保留董事、副总裁职务。
2021年12月2日,景总法辞去董事长职务,仅保留董事职务;袁翔接任董事长。
2021年12月10日,监事江昌雄、独立董事孙敏杰辞职。
2022年3月15日,独立董事吴益兵辞职。
2022年3月22日,葛乐凡辞任副总裁回国;严家华辞任董事,仅保留副总裁一职;王薇辞任监事会主席。
2022年3月23日,非独立董事刘金梅、独立董事王澜辞职。
2022年6月9日,严家华辞任副总裁,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2022年9月30日,副总裁陈松颜辞职。
 
从上面的高层变动梳理可以发现,袁、罗二人的增持计划是在原总裁、董事长景总法辞去总裁职务的背景下发生的,而接任总裁的正是袁翔,并于2021年12月接替董事长。罗甸也在增持计划抛出约2个月后出任副总裁。
 
因此,不排除两人的增持计划属于“投名状”的性质。
 
3.内斗始末
 
景总法、严家华等人是在2019年底伴随着金力泰的“易主”而进入管理层的。彼时在经历了一个相对不透明的转让过程之后,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简称海南大禾)低价从华锦资产手中收购股份,成为金力泰第一大股东,刘少林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与景总法、严家华同期进入金力泰的,还包括刘金梅、王澜、王薇等与海南大禾及刘少林相关的人员。
 
海南大禾在入主之后,通过一系列操作做高金力泰股价,这使得原实控人华锦系感到利益受损,新旧股东之间的斗争随之爆发。2020年12月9日,海南大禾减持金力泰股票2050万股,套现3亿元,其中获利近2亿元。但在减持5天后,刘少林被上海警方刑拘,后有报道称刘少林东窗事发正是因为华锦系的举报。(具体见《谁在操控金力泰》)
 
但“内斗”并未因为刘少林的被刑拘而结束,反而是一个新的斗争阶段的开始。在减持套现之后,海南大禾仍是金力泰第一大股东,只是幕后实控人身陷囹圄,无力也无心经营,金力泰的业绩每况愈下,2021年第二季度开始便进入连续亏损的通道,难以自拔。
 
 
2021年第二季度开始,金力泰便进入连续亏损的通道
 
在这种背景下,金力泰创始人吴国政重出江湖,拟重新掌控金力泰。他首先需要做的是“清除”海南大禾及刘少林的派系。
 
2022年3月22日晚间,金力泰披露了监事会主席王薇的辞职公告。王薇在辞职信中表示,其作为上海金力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2020年在监事会正常履职的过程中,监事会受到干扰,监事会作出的有关履职的决议没有得到披露。2021年,在公司监事候选人推举过程中,监事会正常履行职权也受到干扰。最终王薇因无法正常履行监事职责,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监事会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
 
与王薇的辞职信同一时间,金力泰也披露了对相关事项的说明公告,驳斥王薇所述的辞职理由与事实严重不符,没有任何依据。在收到王薇的辞职信后,金力泰曾立即向其发出函件,要求其在将其《辞职信》中辞职原因所指的具体事项及相关证据以书面形式向公司如实陈述及提交,但王薇拒不配合。
 
 
在这场“内斗”当中创始人吴国政重出江湖
 
双方撕破脸之后,3月23日晚间,金力泰公告了吴国政拟提请公司股东大会对现任部分董事、监事进行罢免与补选事宜。而拟罢免的对象,正是海南大禾系安插的非独立董事刘金梅、独立董事王澜。按照吴国政所称,其原计划也提议罢免王薇,鉴于王薇已提出辞职而作罢,但“仍将视情况追究王薇相关法律责任”。
 
在罢免提案面前,刘金梅和王澜也选择辞职。
 
4.丧失的信心
 
袁、罗二人的增持计划发布之时,正值金力泰业绩进入下滑通道的开端,其季度利润更是由盈转亏且延续至今。
 
按照正常的理解,高管的巨额增持计划能够起到提振市场信心的作用,然而却在金力泰身上失效了。回顾2021年6月以来的金力泰股价,其走出了一条震荡下行的曲线,从约19元/股跌至如今的不到6元/股。
 
金力泰股价走势(2021年6月至今)
 
哪怕是在极低的股价之下,仍不能阻止高管的减持。上月底,仍保留董事职务的景总法,以及董事、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汤洋、监事会主席沈旭东披露了总计683725股的减持计划。
 
其中景总法减持528725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0.11%),这些股票来自于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获授股份和二级市场增持股份。若减持完成,其在金力泰的持股比例将降至0.65%。这或许表明,景总法正在以实际行动谋求逃离金力泰。
 
如此一对比,袁、罗二人选择在两度延期之后违反增持承诺,到底是真的因为筹不到钱,还是信心丧失的表现?还真不好说。
 
本文根据公开信息进行分析报道,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赋能色彩家居生活,亚士亦可小而美

苹果化工与黄维林联合成立新公司

嘉宝莉通过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复核认定

三棵树获2022年第六届CSR中国教育榜三大奖

美涂士华润江中科创城薄瓷保温装饰一体板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