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第一次债权人大会召开在即,晨阳集团再回应业界关切

作者: 来源:涂料经

[摘要]外界关心的系列问题作出解释与解答

距离第一次债权人大会还有一周,4月2日,晨阳集团再次邀请业内相关媒体前往河北保定总部,就外界关心的系列问题作出解释与解答。
 
参加交流会的晨阳集团方面的领导包括:徐水区副区长、晨阳集团管理人徐霄汉,天同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晨阳集团管理人朱磊,安永会计事务所合伙人、晨阳集团管理人何宗陵,晨阳集团总裁刘占川、市场系统总经理刘存、生产技术系统总经理荆通、战略重组委员会总监周硕、人力资源部总监朱彪。
 
 
在交流会上,晨阳集团表示,重整是一个新的开始,并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好转势头,包括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长30%多,以及离职率降低,留下来的成为核心精英。而对于更多业界关心的问题,晨阳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此次交流会上也一一进行解释和解答。
 
————————————
 
关于经营现状
 
“恢复了一部分元气”,这是徐霄汉对晨阳集团这3个多月以来所进行的司法重整的总结。
 
与徐霄汉意思相近,刘占川表示,今年一季度晨阳集团同比增长超过30%,超出了预期。但晨阳集团也坦承,重整状态下的资金盘有限,目前现金流仅有约1个亿。这些资金将优先保证职员工工资,以保障生产经营的正常运行。
 
晨阳集团总裁刘占川
 
天同律师事务所朱磊则补充道,重整程序启动后,一方面为债权人公平性提供了保护,重整前的债务将在重整过程中以通过达成共识方案的方式集中清偿,不在当前经营中涉及。另一方面破产重整属于经营性偿债,优先保障了在职员工的工资发放,目前来看取得较好的效果,员工稳定在1300多人,能够为晨阳集团经营提供基础。
 
————————————
 
关于供销关系的恢复
 
在晨阳集团重整过程中,暂停了债务偿还,这有利于经营的重建与经销商信心的重建:1、保证供货以恢复经销商的信心;2、维持合理的现金流和利润,避免经销商的持续出血;3、引入5000万供应债,利息比较低,以解决生产方面资金占用的问题。
 
从交流会上各领导人所透露的信息来看,目前重整经营状况算得上成功,营收来源主要来自于零售,工程以及工业的效应暂未有所显现,可能恢复仍需时日。
 
经销商的信心也在逐步提升中,根据信息透露,经销商从刚开始的“几万几万”打款,到现在已经有“几百万几百万”打款的情况出现。此前就有媒体报道,晨阳3月订单突破2万吨,回款2亿元。
 
 
所以,从经营情况、经销商渠道情况来看,用何宗陵的话来说就是:“达到预估水平”。
 
————————————
 
关于引进战略投资人进展
 
3月5日,晨阳集团发布意向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公开招募和遴选意向重整投资人。
 
根据会议内容透露,引入战投只是下一阶段的工作,并不是第一次债权人大会或此次交流会的重点内容,战投形式可能呈现多样化,目前已与十多家对象洽谈中(具体名字交流会上并未进行透露)。
 
何宗陵表示,司法重整招募投资人是必然的,主要可以划分为三大类:同行,建材行业以及财务投资,它们非常感兴趣,因为晨阳非卖不可。
 
朱磊补充说道,引入战投资金不是目前最重要的。同时,出于已经能保障员工的工资正常发放的现实请款考量,暂时不考虑财务投资人,比如并购贷。
 
 
——————————————
 
关于进一步的经营计划
 
“2021年冲20个亿,一季度已经超额完成”,刘占川如此信心满满地对在场人士表示道。
 
未来晨阳集团重点将放在装饰、工程以及工业这三大领域,其中装饰零售占三分之二,工程与工业占三分之一。同时为了稳固经销商,晨阳集团将在细规则上,为经销商做足保障。
 
 
根据晨阳集团的规划,以后将不再要求经销商无底线去压货,将会制定更有竞争力、专业性的活动,比如重启“五环”推广,对中高端产品进行深挖,在工程、工业漆方面如期推进恢复计划,以此修复与稳固渠道经营。
 
——————————————
 
关于离职员工与经销商:6月前欢迎回归
 
人力资源部总监朱彪
 
对于离职员工的回归问题,在确保在职员工权益的同时,晨阳集团表示对因欠薪被动离职的员工,欢迎他们回来,并承诺保障他们的权益(今年6月后不再接受)。
 
晨阳集团在交流会上透露,之前总代(不含分销)有300多家近400家,现在仍有近300家,流失比例不大,但目前结构较往前更加优化;同时欢迎老经销商回归,同样6月后也不再开放回归通道。
 
——————————————
 
关于对外投资
 
交流会上,晨阳集团并未透露更多的信息,只是表示:并没有停工,一切都在按计划稳步推进。
 
——————————————————
 
在交流会之前,刘存就对与会人士表示,过去晨阳水漆经历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这是外界有目共睹的。但在这个快速发展过程中,晨阳集团的一些方式方法存在一定的问题,这也是无法回避的,并最终导致了危机的出现。
 
刘存举例说,在高速发展阶段,晨阳集团跟经销商签订了每年翻番的经营合同,这在初期还是一个比较容易完成的任务,因此也受到经销商的推崇和欢迎;然而随着经营基数的不断翻倍增长,这个任务的完成变得越来越难,最终变成经销商和晨阳的“阿喀琉斯之踵”。
 
 
“其实到2019年底的时候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们也尝试去化解。然而此前的高速发展带来巨大的惯性,哪怕我们想踩刹车也不是马上就能够停下来的,于是就造成了‘事故’。”刘存做了这样一个比喻。
 
而正是这次“事故”,让晨阳集团的问题充分暴露,可以说是“散了架”——债台高筑无力偿还,员工工资无力支付导致人才外流,经销体系开始出现各种问题,集团创始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被刑事控制,尝试自救却困难重重,最后不得不走上破产重整的道路。
 
 
破产重整实质上让晨阳集团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这相当于让其“返厂维修”。刘存表示,通过前期的“修理”,晨阳集团以更加积极的心态去面对问题,也从未放弃,并逐步建立起一套新的经营模式,无论是在经营目标还是经营方式方面,都与过往的晨阳集团不同:
 
“晨阳集团相当于进行了一次‘瘦身’,我们当前的关键任务,就是要重构一个新的晨阳水漆。”
 
对于当前的晨阳集团,重新建立起各界的信任体系无疑是一个迫切又十分艰巨的任务。这一任务与其破产重整计划并行不悖,甚至相辅相成。
 
按照相关规定,留给晨阳集团完成这个任务的时间最多还有半年,而即将到来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或将是晨阳集团面对的一次“摸底测试”。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长期主义与创新驱动——立邦工程快速发展的

2021年第四届家具漆涂装艺术大赛,诚邀您来

立邦独家创新技术入围2021年长三角高价值专

“2021年中国涂料品牌潜力”网上投票活动火

三棵树邀您共赴一场艺术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