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正在“消失”的硅藻泥:“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作者: 来源:涂料经

[摘要]曾经的“宠儿”,今日的“弃儿”?

硅藻泥从2003年进入中国,到2010年开始逐渐被人们所熟悉,曾“为家庭装修带来了更多的选择和可能”,甚至被认为是传统涂料产品的“替代品”;但辉煌过后,如今的硅藻泥在市场中的地位则略显尴尬。
 
“我当时进入涂料行业的时候,也曾考察过硅藻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而选择做艺术涂料。”在《涂料经》围绕“墙艺青年”的话题所进行的相关采访之中,我们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回答。在经销商看来,硅藻泥自身带有的功能性缺陷,让它很难在市场上长盛不衰。
 
那么,硅藻泥当初在市场兴起的优势是什么?它又有着怎样的致命弱点?
 
头图说明:江苏沛县,一家关上门的硅藻泥品牌专卖店
 
众所周知,甲醛、苯等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会对人体产生一定的危害,而在传统的油漆产品身上,或多或少都会产生VOC,从而给人们的身体健康造成一定威胁。
 
2010年前后,正是人们健康消费意识得到极大提高的一个时间点。此时硅藻泥凭借能消除甲醛这一卖点,一下就牢牢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
 
“当时消费者一听硅藻泥不仅不产生甲醛,还能够吸附甲醛,自然是环保无害的,因此,消费者更愿意购买硅藻泥产品来装饰房子。”
 
硅藻泥曾是装修市场的“宠儿”。图片来源请看水印。
 
硅藻泥的兴起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抢占了家装市场的份额,使得同期在市场上兴起的艺术涂料产品的发展势头受到打压。但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硅藻泥的生产商还是经销商,都隐瞒了这样一个事实——硅藻泥在功能的耐久性上存在天然的缺陷。
 
“他们只告诉你硅藻泥能吸附甲醛所以环保,却没有告诉你硅藻泥无法消化甚至无法排出这些甲醛以及水分等,用不了多久,问题就会出现了。”一名业内人士曾这样告诉《涂料经》记者。
 
市场后续的发展也很快验证了这种预判。随着消费者使用硅藻泥时间的推移,硅藻泥的弊端陆续暴露,如:硅藻泥“只吸不呼”从而导致墙面快速发黄变污,且无法清理;硅藻泥刷墙后不平整容易藏污纳垢;硅藻泥的的颗粒感在干燥的环境容易掉落,造成室内空间的粉尘污染等。
 
从硅藻泥上墙到问题出现,这个时间段大约也就3年时间,相比起传统的涂料产品,以及跟艺术涂料相比,这种有效利用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而且消费者必须铲掉原有涂层重新刷墙才能够解决相关问题,没有更加省心省力的补救空间,以至于硅藻泥原来主打的环保优势在这后续带来的麻烦中根本没有了说服力。
 
在这个过程当中,在环保化的大背景下,涂料产品的环保性能得到持续提升,也进一步削弱了硅藻泥的优势,最终消费者选择“用消费投票”。
 
这也是为什么硅藻泥产品的市场营销率很快出现明显下降的原因所在。而后艺术涂料大规模进入家装市场,它不仅集合了墙纸、墙布、硅藻泥等产品的优点,具有防水、防潮、防霉、耐高温、耐擦洗、无接缝等性能,还支持私人定制,色彩和质感造型可随心选择。
 
北疆硅藻泥2018年年会为经销商准备的奖牌
 
“最关键的是,艺术涂料不会给消费者带来居住环境恍若沙尘暴的困扰。”一名经销商略带戏谑地说道。


 
在市场表现持续走低的背景下,硅藻泥却无力实施救赎——除了继续打环保牌之外,其装饰性能已经很难有提升空间;然而环保材料的选择变得多元化,也不断蚕食硅藻泥在市场中仅存的竞争力。
 
面对着不断削弱的硅藻泥市场,经销商的销售增长成为了一大难事,于是经营者的“倒戈”开始了,其中很多人加入到艺术涂料的阵营中来。
 
这又进一步加剧了硅藻泥市场的滑落——在巅峰期,市场上的硅藻泥品牌可谓如雨后春笋,层出不从;但现在再看建材市场,“你会发现那些曾经的硅藻泥门店早已改头换面,消失殆尽。”
 
2017年兰舍硅藻泥品牌战略发布会上提到硅藻泥的“优势”
 
从品牌数量的角度,一直以来在涂料行业流行的“洗牌说”,未曾想在硅藻泥领域来一次畅快淋漓的展现。如今,市场上真正还能叫得出名号的硅藻泥品牌,也就剩下有限的几个了——兰舍、大津、绿森林、蓝天豚……但它们的活跃度已大不如前,甚至持续式微。
 
在《涂料经》记者看来,对于缺乏核心技术支撑、又存在致命功能缺陷的硅藻泥产品来讲,品牌要想持续经营无疑面临巨大的挑战。
 
“若没有革命性的产品技术革新解决性能短板,只靠吃环保性能的老本,在消费者越来越理性的今天,无疑是走不通的。硅藻泥的市场竞争力还将继续降低,甚至最终消失不见。”某业内人士毫不客气地说道。
 
但对于硅藻泥企业来说,目前并未看到很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而市场留给它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转型迫在眉睫,但怎么转则要考验硅藻泥企业的智慧与勇气了。”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湘江涂料获批长沙市首批总部企业

立邦获CTC(国检集团)首批中国绿色产品认

匠心品质 细节艺术 立邦线下美缝体验店全面

涂料企业逐鹿北京冬奥“赛场”,谁将成为最

北新建材“防水翼”的野望:下一个东方雨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