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谁买晨阳”续篇:原材料“金主”浮出水面

作者: 来源:涂料经

[摘要] 等待晨阳水漆的未来是什么

涂料经》10月28日发出《谁买晨阳?》分析报道之后,多个留言指出:“晨阳新东家早已经定了”,“新东家lmbl”。
 
此处的“lmbl”实则“龙蟒佰利”的拼音首字母简写,其全称为龙蟒佰利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601.SZ;股票简称:龙蟒佰利)。作为“一家致力钛、锆产业链深度整合及新材料研发与制造的大型化工企业集团”(官方简介语),龙蟒佰利凭借强大的钛白粉业务,成为众多涂料企业无法绕开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之一。
 
视频:龙蟒佰利宣传片。最为国内大型钛白粉生产企业,它是涂料企业无法绕开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之一,同时具备收购晨阳水漆的实力(视频来源:龙蟒佰利官网)
 
曾有公开的报道指出,龙蟒佰利是晨阳水漆的原材料主供应商;而更有报道援引业内人士的消息指出,龙蟒佰利被晨阳水漆拖欠的货款可能高达10亿元之巨。如果这一数据属实,无疑坐实了龙蟒佰利作为晨阳水漆最大债主般的存在。
 
基于此,龙蟒佰利被视作在家居建材巨头、外资涂料巨头之外,“最有可能收购晨阳水漆的企业”;甚至在《谁买晨阳?》一文的留言中,有读者言之凿凿地表示,“部分(资产)已经卖出去了,龙蟒(佰利)收购的”。
 
但《涂料经》记者就此信息向知情人士进行核实,得到的答复是:还在洽谈,结果未知。


为什么是龙蟒佰利?纵观中国涂料产业,由一家原材料供应商收购一家成熟的成品企业的情况似乎难觅先例,且晨阳水漆对于龙蟒佰利当前的主业经营并无补充作用,后者又何必趟这趟“浑水”?
 
龙蟒佰利总部位于河南省焦作市,它的前身是两家大型钛白粉企业——河南佰利联和四川龙蟒,两者于2016年合并
 
如同前文所说,龙蟒佰利可能是晨阳水漆的最大债主。从这个角度出发,它应该是最不希望晨阳水漆继续滑落的那一个,否则将承受最大的损失。或许这也决定了龙蟒佰利必须出手。
 
然而根据知情人士的描述,晨阳水漆对于这一收购选项的积极性也不高。按照坊间传闻,晨阳水漆已经先后拒绝了北新建材和东方雨虹的收购报价,表明其本身并无太大的出售意愿;而龙蟒佰利作为债主的身份,也让它在收购谈判过程中拥有“天然”的压价优势,这绝非晨阳水漆希望看到的。
 
而且,一旦龙蟒佰利入主,其是否真正有意于发展涂料业务?抑或只是用于资本运作,在捞回成本之后出手抛售?这些疑虑都是未知数。但对于此前致力于推动自身发展乃至以推动“中国水漆”产业发展为己任的晨阳水漆来说,这是必须考虑的问题——毕竟在包括灯塔涂料、红狮涂料等老牌涂料品牌身上,被收购后遭遇资本势力的腾挪置换的命运依然历历在目。
 
位于河北保定徐水区的晨阳集团总部(图源:晨阳水漆官网)
 
但晨阳水漆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收购谈判。除了它亟需资金来实施“救赎”之外,同时还需要面对来自第三方的压力,迫使它必须有所妥协。正如我们在《谁买晨阳?》一文的最后指出的那样,“在当前背景下,也许晨阳水漆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对于龙蟒佰利而言,接手一家如同“烫手山芋”般的企业,并非没有先例。
 
今年7月28日,东方锆业(002167.SZ)公告披露了7.99亿元定增预案的发行对象,其中龙蟒佰利将以4.114亿元的价格认购8500万股,同时还将与其他自然人股东结成一致行动人,共持有东方锆业29.55%股份,从而取得东方锆业控制权。而早在2019年,龙蟒佰利曾作价约为8.73亿元受让东方锆业15.66%股权。前后两次耗资已累计近13亿元。
 
东方锆业主要产品涵盖传统锆制品(氯氧化锆、硅酸锆等)和新兴锆制品(海绵锆等),但近年来发展得并不好。有媒体梳理了东方锆业往年财报发现,2013年-2019年,该公司扣非净利润仅2016年没有亏损,尤其是2015年和2019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54亿元和2.09亿元。今年上半年,东方锆业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45.8万元。
 
哪怕是连年亏损的东方锆业,龙蟒佰利也甘心接盘。龙蟒佰利董事长许刚曾向媒体表示,随着龙蟒佰利成为东方锆业的大股东,未来在合适的时间,龙蟒佰利将会把现有的锆产能通过剥离划转的方式装入东方锆业,从而形成龙蟒佰利专注于钛产业,东方锆业专注于锆产业的格局,实现龙蟒佰利钛、锆协同发展的战略构想。
 
但在龙蟒佰利的战略当中,东方锆业跟晨阳水漆之间依然有着明显的区别。
 
从龙蟒佰利确定的“钛、锆产业链深度整合”战略构想来看,它对东方锆业的“接盘”还具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对于涂料业务的布局,却未曾见龙蟒佰利有所谈及——假如说要将涂料作为“新材料研发与制造”的切入点,似乎也显得牵强。
 
头图说明:“蜘蛛人”清洗晨阳集团总部大楼外墙。在“环保未来”的衬托之下,等待晨阳水漆的未来将是什么?(图片源自网络)
 
无论如何,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晨阳水漆已经加入到与龙蟒佰利的收购谈判之中——不管是出于自愿还是无奈——对于晨阳水漆的其他利益相关者来说,这至少是又一次看到“晨阳升起”前的曙光,而且比之前的几次都要“明朗”一些。
 
当然,双方需要博弈的点还有很多,后续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有很多;只是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在这样的行业环境之下,留给晨阳水漆的选择可能越来越少了。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立邦新型材料海峡西岸区域生产基地在泉州经

卡百利艺术涂料与躺平智造正式签署合作协议

“一展一会”双结合 淄博擦亮“新材料名都

大宝化工“稳固地位 加速发展”的底层逻辑

“技术型百川”初印象:播种、耕耘与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