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谁买晨阳?

作者: 来源:涂料经

[摘要]卖吗?买吗?值吗?

当“拯救晨阳水漆”成为一个现实话题,那么并购就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选项。
 
最近,业内又爆出防水巨头东方雨虹欲以35亿元的报价收购晨阳水漆而不得的消息,加上此前流传的北新建材,这已经是第二家与晨阳水漆传出收购绯闻的家居建材领域大型企业,但最终都殊途同归。
 
细数家居建材领域,有意愿、有能力收购晨阳水漆的买家并不多——它们需要对发展涂料业务有想法,并且要有大额资金支撑其实现对收购对象的救赎——而在涂料行业,符合条件的买家更是凤毛麟角。
 
头图说明:晨阳水漆生产基地昔日图景
 
-1-
持币的建材巨头陆续被拒
 
对于晨阳水漆的“追逐”始于今年8月前后。当时晨阳水漆遭遇的包括欠薪、官司缠身、资金链紧张等麻烦逐渐得到业界的披露,随之而来的便是“晨阳水漆将被收购”的传闻。
 
晨阳水漆的第一个“追求者”便是急于补强其“一体两翼”战略中“涂料翼”的北新建材。自从提出“一体两翼”战略,这家坐拥央企(中国建材集团)背景建材领域上市公司便通过大手笔收购迅速壮大了它的“防水翼”,并希望在“涂料翼”的扩张中故技重施,先后与富思特、固克节能传出绯闻,但未能成行;并经由中国建材集团参与灯塔涂料的混改,有可能将后者纳入其体系之中。
 
着力于补强“涂料翼”的北新建材,成为第一个与晨阳水漆传出收购绯闻的企业
 
凭借在涂料业务上密集的投资动作或意向,北新建材俨然成为涂料市场内的“野蛮人”,也是那个持币待沽的“猎食者”之一。因此当晨阳困局显现,它第一个向对方抛出了橄榄枝,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对于双方是否就收购的具体事项进行了切实的接触,以及接触到了哪种程度,截至目前均未见更多的信息透露。
 
紧随北新建材之后的“追求者”便是最近得到曝光的东方雨虹,这家防水领域的巨头级公司同样拥有可观的体量。传闻称,东方雨虹向晨阳水漆提出了35亿元的报价,按照东方雨虹的年销售额180亿元的体量,这样的报价属于可承受的范围内。
 
与北新建材类似,东方雨虹对于涂料业务同样具有野心。2016年底,东方雨虹通过全资子公司以认购新增出资的方式获得了DAW旗下的“CAPAROL”建筑涂料中国业务,并改名为“德爱威”及成立德爱威中国公司。
 
德爱威品牌“起航”仪式。德爱威是东方雨虹进军涂料领域的“野心”标志,但在市场上始终欠缺“火候”
 
但对于东方雨虹而言,德爱威在最近4年的发展“不温不火”,在市场之上依然难以获得爆发的机会。有业内人士评价称,德爱威缺乏一个“真正懂涂料”的领头人,因而其一度引进原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及北亚区总裁林良琦,但仅仅2个月后便被雷士照明“截胡”,上演了一出不折不扣的“闹剧”。
 
在这种背景下,东方雨虹也就有了通过收购晨阳水漆扩张涂料业务的动机。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传闻中东方雨虹35亿元的报价同样被晨阳水漆以价格过低为由拒绝。
 
-2-
观望的外资巨头会不会出手
 
一直以来,在中国涂料市场,外资巨头都是收购领域的活跃分子。因此,如今在中国涂料市场出现的建材巨头对于晨阳水漆的“追逐”,是否会引起外资涂料巨头的兴致,也变成一个值得关注的方向。
 
然而遗憾的是,2020年的一场新冠疫情,让外资涂料巨头们(尤其是在欧美市场)元气大伤,并极大地降低了它们对于收购战略的实施意愿。在这种背景下,立邦涂料的母公司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简称日涂控股),凭借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的强劲表现,成为表现最耀眼的那个涂料巨头。
 
晨阳水漆曾在中国掀起堪称疯狂的渠道布局,一度让竞争对手感受到压力,甚至与外资品牌展开强有力的“争夺战”
 
基于立邦涂料在中国市场的强势,以及日涂控股近年来在中国市场的高调投资布局,如果说哪个外资涂料巨头要出手收购晨阳水漆,它无疑是最有可能的那个——一方面,收购晨阳水漆可以帮助立邦涂料“消灭”一个市场竞争对手;另一方面,通过对晨阳水漆渠道的收编,无疑进一步巩固立邦涂料的市场地位。
 
但这都是在理想的状态之下进行的分析,事实上晨阳水漆的情况对于外资涂料巨头而言可能要复杂的多。
 
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晨阳水漆的信息披露并不透明,以至于外界对于其经营问题的出现与演变丝毫没有察觉,一旦爆发便是麻烦缠身。哪怕事已至此,目前外界对于晨阳水漆的真实情况依然知之甚少,甚至充满矛盾——虽然官方婉转承认其遭遇经营困局,但展现出来的依然是工厂仍在开工、出货热火朝天、未来一片大好的积极信号。
 
晨阳水漆一度跟随潮流,将广告打到美国纽约时报广场
 
然而,纵观外资涂料巨头在中国实施的收购,无不体现出它们对于收购标的背景犹如“洁癖”般的追求。它们绝非救世主,所有的经营活动均以自身利益为首要出发点,因此对于身陷不透明的麻烦之中的标的可以说是避之不及;更何况晨阳水漆强大的地方背景,更是放大了这种不确定性,对外资巨头具有天然的“劝退”效应。
 
由此看来,对于是否会有外资巨头加入到对晨阳水漆的“追逐”中来的问题,至少现在看来可能性不大;哪怕有外资巨头表现出兴趣,也不会是在当下——它们需要时间抵御疫情带来的影响,以及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研判标的的实际情况。
 
-3-
会杀出“程咬金”吗
 
除了持币的建材领域巨头和外资涂料巨头之外,对于国内的涂料企业来说,出手收购晨阳水漆的可能性更加渺茫。
 
这单纯从体量上看便显而易见。按照晨阳水漆“35亿元都嫌低”的价格,国内涂料企业恐怕没有一家可以拿出更高的报价了——年销售额在35亿元以上的国内涂料企业本就屈指可数,而销售额不代表资金流,要想完成这样的收购“壮举”,则必然要大规模举债,就算可以实现,风险也让人“高攀不起”。
 
晨阳水漆保定基地。多地布局的生产基地是晨阳水漆的重要资产
 
退一步说,对于国内的涂料企业,就算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收购晨阳水漆依然是一笔值得商榷的生意。如同我们在上一部分所分析的那样,晨阳水漆当前遭遇的困难并不透明,但据坊间传闻,要想在短期内纾困可谓困难重重。在这种情况下对其进行收购,后续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或者资本支撑,恐怕会对自身的经营造成影响,从而带来1+1<2的效果。
 
事实上,在“收购晨阳水漆”这个话题之下,短期内可能不会有任何的结果。这是因为,收购的前提是晨阳水漆有出售的意愿;然而纵观晨阳水漆当前仍在努力实施“自救”,以及“二拒收购”所展示出来的对自身实力的评估,或者表明它并未将出售选项提上议事日程。
 
当然,这也可能是多方因素博弈之后的一个无奈的结果。面对麻烦缠身的现状,以及更多不为人知的因素,让晨阳水漆更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在当前背景下,也许晨阳水漆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一展一会”双结合 淄博擦亮“新材料名都

大宝化工“稳固地位 加速发展”的底层逻辑

“技术型百川”初印象:播种、耕耘与收获

《我和我的家乡》爆火|笑中带泪的里头是生

降解甲醛方式千万种,直到遇见卡百利艺术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