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南宁科天项目“抢跑”为什么?

作者: 来源:涂料经

[摘要]可能是为了救赎

10月9日,水性科天官网“悄然”更新了一则信息——《南宁科天水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020年度审计整改结果公示》。这则以图片形式展示的信息显示,南宁科天水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南宁科天)在审计中遭遇南宁市审计局出具审计报告意见,而南宁科天于信息发布当天做出了回复。
 
南宁科天对审计报告意见的回复
 
由于除了一份图片形式的文件之外并无其他相关信息佐证,在南宁市审计局官方网站也未能查询到相关审计报告被公开,因而我们无从了解事情的全貌。然而凭借这些有限的信息,我们依然可以得出这样一个事实:南宁科天项目存在未竣工验收即投入使用的问题。
 
南宁科天项目是指南宁科天水性产业园项目。该项目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武鸣区,占地面积1200亩,由南宁科天投资兴建,总投资额标称60亿元。该项目于2016年12月24日正式开工建设,计划建设期为2年,达产后预计年销售额76.94亿元,税收5.17亿元,并将带动当地2000人就业。
 
2016年12月24日,南宁科天项目正式开工建设(图源见水印)
 
根据开工建设时的公开报道,该项目主要建设有年产量5万吨水性聚氨酯生产线、500万平方米水性地板生产线、22万立方米水性密度板生产线、30万立方米水性刨花板生产线、400万张水性板材贴面生产线、5亿只水性聚氨酯避孕套生产线、2亿副医用手套生产线、20万吨水性涂料生产线、30万套无毒全屋定制家具生产线、15万套无毒家具生产线、500万张木香板生产线。
 
通过这一项目,“打造水性高分子材料上下游产业链生产闭环,实现水性科天‘一带一路’兰州、南宁两大重点枢纽的产业战略布局。”2018年6月1日,南宁科天项目部分生产线投产,成为“科天集团继2014年在兰州打造世界第一个水性科技产业园后的又一壮举”。
 
然而在宣布投产当时,水性科天方面并未公开项目未通过竣工验收的情况。
 
头图说明:南宁科天水性科技产业园无毒全屋定制家具投产剪彩仪式。南宁科天项目至今未能办理通过竣工验收
 
“南宁科天系自治区层面统筹推进的重大项目,整体项目投资巨大,截至到目前,由于投资配套资金没能全部及时到位,导致整个工程进度延期,整体工程未能办理竣工验收。”南宁科天在回复函中说道。
 
如同前文所述,南宁科天项目总投资达60亿元。而根据公开的报道,在该项目开工之前,在南宁市人民政府指导下,由广西-东盟经济技术开发区、广西北部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南宁投资引导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牵头设立南宁市华盛新材料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华盛基金),其资金总额16亿元,并作为水性科天后续设立的20亿元广西科天水性科技投资基金(简称:广西科天基金)的母基金。
 
南宁市华盛新材料产业投资基金签约仪式(图源见水印)
 
华盛基金的设立“标志着广西科天基金成功设立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广西科天基金将用于广西科天南宁水性科技产业园(即南宁科天项目)的投资建设。”这表明,南宁科天项目的起步资金或为20亿元。报道指出,华盛基金的成功签约,是南宁市招商模式的创新,也是资本与科技结合的成果,将大大加快广西科天南宁水性科技产业园(即南宁科天项目)建设,对于广西打造水性高分子材料产业链、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绿色环保产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如今,广西科天基金仍为南宁科天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62.59%;另外广西工业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7.35%,水性科天体系的核心公司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仅持股0.06%。
 
2018年6月1日,“南宁科天水性科技产业园无毒全屋定制家具投产庆典”举行,标志着南宁科天项目的部分投产。南宁科天在回复函中表示,“部分厂房及生产设备安装调试具备生产能力,如不及时投入使用形成生产力,获取必要的流动资金,则不仅后续竣工程序无法启动,整个项目都有闲置浪费的风险。”
 
南宁科天水性科技产业园无毒全屋定制家具生产线
 
然而回望当时水性科天的处境,或许可以穿透南宁科天推进部分产能投入运营的紧迫性的更深层原因。
 
水性科天起家于合肥,后于2014年大举迁往兰州,开始践行它大规模拓展水性科技事业的“野心”,并用高举高打的投资力度和宣传造势,迅速在家居领域打响名声。然而2017年,甘肃政界发生的“大地震”在经济界掀起“海啸”,包括水性科天在内也或多或少地受到波及。
 
自此,水性科天此前在兰州表现出的迅猛发展的势头难以延续,2016年布局的南宁项目成为它不容有失的“生存法宝”,甚至有向南宁实施产业转移的迹象。因此在部分厂房及生产设备具备生产能力之后,南宁科天不惜冒未竣工验收的风险也要“抢跑”投产,甚至比计划工期还提前了半年。
 
2019年5月,南宁地方领导视察南宁科天项目。当时项目并未通过竣工验收,远处的厂房仍在建设当中,但部分厂房已经投入使用
 
然而吊诡的是,直至两年之后的今天,南宁科天的“抢跑”行为才通过审计意见的方式被关注并公开。而在南宁科天的回复函中,我们能够读出其中的无奈,或者说“不得已而为之”。毕竟整个项目闲置浪费的风险,不仅仅是南宁科天无法承受,包括南宁当地,恐怕也不希望看到;而且相关法规对于此类的违规,惩罚的力度都不大——补办相关手续走完程序。
 
“公司下半年将集中全部精力和财力完善竣工验收的全部程序。”南宁科天在回复函中表示,关于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缴费的问题,其已于今年8月全部缴纳,相当于履行了竣工验收的最后一道程序。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一展一会”双结合 淄博擦亮“新材料名都

大宝化工“稳固地位 加速发展”的底层逻辑

“技术型百川”初印象:播种、耕耘与收获

《我和我的家乡》爆火|笑中带泪的里头是生

降解甲醛方式千万种,直到遇见卡百利艺术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