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灯塔涂料混改真相追踪:新主“落座”仍非句号

作者: 来源:涂料经

[摘要]一步步迫近那个“真相”

9月初,在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泰达控股)发布“和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联手灯塔涂料混改成功签约”消息两个月之后,有关灯塔涂料混改的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
 
头图说明:9月2日-4日,“灯塔油漆”品牌“搭车”北新涂料展位出现在2020中国国际涂料博览会上
 
这不仅仅是指“灯塔油漆”品牌“搭车”中国建材集团旗下的北新建材涂料业务(北新涂料),亮相9月2日-4日在上海举行的2020中国国际涂料博览会(以下简称“2020涂博会”),还包括在工商登记注册层面发生的新的变更——
 
9月3日,天津灯塔涂料工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灯塔工业)发生了多达12项信息变动,涉及企业类型、主要人员和股东等。其中,灯塔工业新增中国建材集团为股东,出资比例51%;天津灯塔涂料有限公司(为防止混淆,在本文中将其简称天津灯塔)出资另外的49%。
 
这跟6月底所发布的灯塔涂料混改的信息相符,表明此次“灯塔涂料混改”的主体实为灯塔工业,而非此前分析猜测的天津灯塔——天津灯塔仍为泰达控股100%出资的子公司,并代表后者持有灯塔工业的股份。


事实上,今年1月2日,泰达控股就曾签署文件,批准了天津灯塔转让灯塔工业51%股权事宜,从而拉开了对灯塔涂料实施新一轮“混合所有制改革(混改)”的序幕。1月14日,天津灯塔拟转让灯塔工业不低于51%的股权的信息便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进行预披露。
 
6月30日,泰达控股宣布“和中国建材集团联手灯塔涂料混改成功签约”,但并未明确其中的混改主体,从而给外界造成理解上的偏颇。
 
灯塔油漆在2020涂博会上展示的产品
 
既然说是“序幕”,则代表着泰达控股跟中国建材集团在灯塔涂料混改这件事上还有深入合作的可能,即泰达控股后续或将整个灯塔涂料体系的控股权转让给中国建材集团。根据《涂料经》对灯塔涂料“前传”的梳理,不难看出一个尴尬的事实——泰达控股一直在寻求剥离涂料业务的途径,而这一轮混改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而受让灯塔工业51%股权的中国建材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综合性建材产业集团、世界领先的新材料开发商和综合服务商”,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管理的中央企业,旗下拥有庞大的产业,光是上市公司就有13家(其中2家在境外上市),涉及水泥、石膏板、玻璃纤维、风电叶片、超特高压电瓷等。
 
在中国建材集团庞大的企业体系中,直接涉及涂料业务的公司不多,北新集团建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新建材)便是近期在涂料领域颇为活跃的企业之一。在去年8月举行的北新建材40周年暨2019创新发展大会上,其对外发布了“一体二翼”发展战略,其中涂料业务便是其谋划的“一翼”,并希望通过收购的手段迅速补强。然而北新建材此前传出的两个涂料收购标的,最终都宣告失败
 
灯塔工业的“新主”中国建材集团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央企,但真正负责灯塔涂料经营的或为其下的北新建材
 
这也便让人产生了中国建材集团实际是为北新建材而出手灯塔涂料混改的猜测,而在2020涂博会上灯塔涂料“搭车”北新涂料亮相,也几乎让这层猜测坐实。在北新建材9月4日发布的参展2020涂博会总结报道中,其也首次提及灯塔涂料——
 
此次,与龙牌涂料一起亮相的还有百年品牌“灯塔”涂料。作为涂料和建材工业领域唯一的中华老字号,灯塔涂料拥有航空航天领域特种涂料60%市场份额,我国第一架自制飞机、第一辆红旗牌轿车、第一辆解放牌汽车、第一台拖拉机、第一座南京长江大桥、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第一枚“长二捆”运载火箭,使用的均是“灯塔牌”涂料。“灯塔牌”涂料还是我国 “神舟”系列载人航天飞船、“嫦娥”绕月卫星、“天宫”载人空间站、“长征”运载火箭的专业涂料配套企业,为我国的航空航天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只是在工商登记注册信息层面,成为灯塔工业“新主”的是中国建材集团而非北新建材;但灯塔工业新增的主要人员中,有两名与北新建材出现了重叠。
 
这或者属于过渡性的安排——对于一家资产总额6000亿元、年营业收入3900多亿元的大型央企,中国建材集团实在没有必要直接控股一家体量不足2亿元(灯塔工业2019年营收18803.98万元)、利润处于低位(灯塔工业2018年和2019年实现利润总额263.07万元、47.09万元)、与其现有主体业务难以匹配的涂料企业。
 
改版后的灯塔涂料官网首页截图
 
同期发生变化的还包括灯塔涂料的官方网站。8月26日,天津灯塔官网完成了改版,一改过去“老土”的网站样式,变得大气起来,其网站改版公告海报也表示,这是“从优秀到卓越”。
 
这是否也属于灯塔涂料混改的成果之一则不得而知。根据官网显示,这是“灯塔油漆、灯塔涂料唯一指定官方网站”,其归天津灯塔版权所有,而非此次混改的主体灯塔工业。
 
但天津灯塔跟灯塔工业之间的紧密关系无法割裂。除了直接的出资关系外,在官网的介绍中,天津灯塔被描述为“专门从事各类涂料的生产与加工”,而灯塔工业则“集品牌经营、产品开发、营销服务为一体”,表明两者在业务上存在明确的分工,相互之间的依赖程度大。而纵观灯塔涂料体系中的各个公司(包括子公司和出资公司),灯塔工业的重要性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天津灯塔现有厂区周边的原工厂厂房已基本完成拆迁,孤零零的天津灯塔亟待搬迁改造(GoogleEarth截图,卫星图成像时间为2019年初)
 
这大概也是泰达控股为什么拿灯塔工业“拉开灯塔涂料混改序幕”的原因。目前灯塔涂料正在推进老企业搬迁改造项目的实施——位于天津北辰区南仓道朝阳路东的院落已经成为灯塔涂料快速发展的一大限制因素——2017年3月天津灯塔便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南港工业区)管理委员会签订《投资合作协议》,拟投资3.5亿元新建年产5万吨涂料及2万吨树脂生产基地。
 
然而在2017年5月,原国家海洋局印发通知明确暂停受理、审核渤海内围填海项目,灯塔涂料项目因为处于南港工业区海域范围内而无法办理海域使用申请手续。直到今年6月28日,天津灯塔才取得了由天津开发区不动产登记中心下发的灯塔涂料新建项目《不动产权证书》,即海域使用证书。项目计划年底开工。
 
灯塔涂料新建年产5万吨涂料及2万吨树脂生产基地效果图
 
这一时间点刚好在灯塔涂料混改项目签约之前,或许表明海域使用证书是此次混改落地实施的一项重要先决条件,同时也表明中国建材集团看上的绝非只是“集品牌经营、产品开发、营销服务为一体”而无生产功能的灯塔工业。
 
通过控股灯塔工业,中国建材集团首先获得了“灯塔油漆”品牌的使用权。这也促成了“灯塔油漆”作为北新涂料的组成部分参展2020涂博会。这是一个意义深远的信号,表明双方的混改协议还有更多细节以及进一步的行动,但并未对外界公开。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立邦布局全国70家生产基地的背后

2020涂博会圆满落幕 华隆涂料惊艳全场

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即将上线!嘉宝莉“包

这种让人尖叫的极哑效果,嘉宝莉家具漆要与

“老总喝涂料”的富亚漆现在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