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立邦收购门

作者:梦梵 来源:涂料经

[摘要] 大鱼吃小鱼,无力抵挡,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成为那条大鱼。

摘要:幼时,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童话故事不是《白雪公主》、《灰姑娘》这些令人向往、憧憬的迪士尼故事,而是一则小故事——《大鱼吃小鱼》:
 
“一个安静的下午,许多鱼儿在大海里游来游去。突然,一条小虫‘噗通’地跳进了大海里,其中一条小黄色鱼见状就把小虫吞进了肚子里,接着一条红色的小鱼跟着游了过来把黄色小鱼吃进了肚子里,又接着一条绿色的小鱼张大嘴巴把红色小鱼吞了...最后,只有最大的鱼活了下来。”
 
大鱼吃小鱼,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同样也是商场规则。
 
纵观涂料商场,不乏大鱼、小鱼,大鱼吃小鱼的故事也时刻在上演,而立邦中国不得不说是最突出的那条大鱼。
 
立时集团1988年获得在中国市场的经营许可。1992年,立时集团在中国设立公司,宣布进入中国市场。“Nippon”的中文名称“立邦”便由吴德南集团创始人吴清亮在此时所起,据其解释取义为“建立邦交”。
 
此后,立邦中国依靠“系统、规范、密集的市场服务”、“广告与促销的紧密互动”、“与时俱进的渠道变革”、“多元色彩文化的推动”等市场策略、理念手法,迅速中国本土化、产业化,体量逐渐扩大,2018年实现销售额6229.9亿日元(约合56.08亿美元)。
 
期间,不仅吞并了“地坪一哥”——秀珀化工,而且还将“木器漆领先品牌”——长润发收入囊中,实在令人哗然。
 
收购历史
 
立邦中国能如此迅速的在中国发展扩张并占据着绝对的市场份额,与它在中国的大肆收购重组不无关系。从立时集团进入中国以后的表现可以看出,其收购历史由来已久。
 
网上可查的信息显示,早在2002年立时集团就开始了在中国的收购计划。当年及次年立时集团先后成功收购苏州立邦中资股东苏州嘉乐威股权及北京中新建材公司的股权,使苏州立邦成为外资独资企业,并在此基础上成立苏州立邦雅士利涂料有限公司,也即今天的雅士利涂料(苏州)有限公司。
 
2005年5月,立时集团于成功收购了河北廊坊的立东公司。这次收购使立邦中国在华北乃至整个中国北方地区的涂料重镇河北廊坊确定了巨头地位,使其产品能迅速覆盖华北地区并向东北地区延伸。
 
2006年10月,立邦中国又一举收购了北京圣联达粉末涂料公司,并改组成立天津圣联达粉末有限公司(现在的立邦涂料(天津)有限公司)和佛山圣联达粉末有限公司(已注销)。这次收购完成了对其北方涂料市场的全面辐射。
 
另据业内传闻,2007年初,立时集团曾看中嘉宝莉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市场控制能力,双方就收购问题进行了沟通。但因后者的拒绝而告吹。没想到事隔6年,双方会在竞拍秀珀化工的战场上“短兵相见”。
 
2007年8月,立邦中国收购了江苏海霸化工有限公司,并成立了海霸工业涂料有限公司(现在的立邦涂料(常州)有限公司)。
 
由此可以看出,立时集团在中国通过收购重组不断发展壮大,但因其一贯的低调和神秘作态,并未引起业界的太多关注。此后由于日涂控股与立时集团的股权纷争,2008年之后,其收购战略也处于放缓状态。
 
立邦投资体系图(点击查看大图
 
2013年,日涂控股与立时集团的股权纷争终局显现,双方从明面争斗转入私底下的“交换”协商。次年达成协议——立时集团获得日涂控股最高不超过39%的股权;日涂控股则实现对合资的立邦系公司(包括中国4家合资公司)的全面控制(持股51%)。
 
日涂控股现任取缔役社长田堂哲志
 
这一“交换”计划最终于2015年度宣告完成,在日涂控股全面入主合资立邦系公司之后,开始大张旗鼓地实施其扩张战略,其中在中国则提出并践行由单一的建筑涂料龙头企业向综合性涂料企业转型的思路,实现方式包括新增投资建生产基地、设立新的公司、寻求在非建筑涂料领域的收购等。
 
而这些投资,都由为立邦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立邦投资”)担当实施主体。立邦投资为日涂控股另一家控股子公司立邦涂料(香港)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同为51%)的全资子公司。根据了解,立邦投资有限公司衍生于双方股权纷争局中,并借“交换”计划而发挥作用。
 
在此之后的数年间,立时集团曾先后完成了对广州秀珀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惠州市长润发涂料有限公司(现在的广东立邦长润发科技材料有限公司)、德家朗骆驼(DGLCAMEL)旗下的欧龙漆(OPEL)品牌及品牌涵盖范围的产品技术及渠道、漳州鑫展旺化工有限公司、厦门市鑫展望汽车材料有限公司、淄博华润涂料科技有限公司(收购主体为广东立邦长润发)、上海麦加涂料有限公司及麦加涂料(南通)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收购,从而进入或者补强地坪漆、木器漆市场、汽车漆领域。
 
屡次得手的收购案,让人们领略到立邦的侵略野心。
 
下一个是谁?
 
“2018年—2020年集团中期经营计划是在各事业和地区‘获胜’,计划到2020年实现销售额7500亿日元(约68.18亿美元)、营业利润率为14%,同时为所有利益相关者提供最大价值⇒最大化股东价值。”立邦涂料控股株式会社(Nippon Paint Holdings)在2018年5月23日的《2018-2020年集团中期经营计划“N-20”》中表示。
 
为了实现“N-20”,立邦涂料控股株式会社(Nippon Paint Holdings)实施4项重要举措:1)现有业务市场的彻底强化:加快各个业务领域的进一步增长;2)扩充投资组合的加速:M&A推进和PMI加速;3)提高收益能力:成长投资后营业利润率14%;4)“global one team”运营强化。
 

按照“N-20”具体内容以及举措来看,“加快投资的扩张,推进并购”作为其中一条重要措施。由此不难想象,像上诉收购案例,今后仍将不时上演,只要立邦中国发现性价比更高的企业。
 
根据相关信息揭露,目前立邦涂料母公司、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资金链相对“阻抑”。此前收购澳洲多乐士的资金均来自三井住友银行贷款(总金额约303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4.304亿元,约合28亿美元)。对此,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将支付一定的利息,且最终还款日期为2020年6月4日。
 
所以,目前立邦中国应该不会产生较大型的收购活动,同时鉴于中美贸易态势较为严峻,避免“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上”,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应该暂时不会选择中国涂料市场作为收购对象,从近日收购土耳其建筑及工业用涂料商Betek Boya ve Kimya Sanayi A.S.、澳洲多乐士等均可查出端倪。
 
若真的“收购门”再次发生在中国涂料市场,立邦的下一个收购目标可能是:
 
1、建筑涂料,加强主营业务的控制权。有可能是防水涂料等更加细分的领域
 
2、重防腐涂料,或者是更具功能性的工程涂料,补充其在工程涂料上面的不足;
 
3、汽车涂料,立邦此前曾三次欲“邀约”艾仕得,可见其对于汽车涂料的“执念”,而鑫展旺化工、鑫展望汽车材料两家公司应该是无法满足立邦,其有可能正在物色更加出色的企业;
 
4、上游企业,“N-20”中曾有提及到会极力的控制成本,控制上游企业便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建立一个崭新的品牌和收购一个成熟的品牌,并且已经拥有一定的市场份额的,肯定是后者所花费成本较少,若立邦中国想要在短期内得到销售额的提升,收购就是最便捷的途径。
 
就算在中期营业计划内没有发生收购动作,但那都是迟早的,因为立邦的“野心”可是比你想象的大。作为民族涂料企业我们应该更加奋发图强、积极进取,想不在资本面前低头,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大鱼吃小鱼,无力抵挡,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成为那条大鱼。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宝塔山漆分了900万元

阿克苏诺贝尔领跑消费电子领域涂料工艺解决

重庆一国有涂料原材料企业拍卖转让,去年亏

东方雨虹回复深交所问询:德爱威生产基地建

大宝漆携“涂装黑科技”闪耀成都国际家具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