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多乐士告别林良琦

作者:黎佰深/肖武 来源:涂料经

[摘要]多乐士要“打酱油”了吗?

文 | 《涂料经》记者 黎佰深/肖武

从下个月开始,上海南京西路1788国际中心恐怕再难觅那个圆脸、头发稀少的“老头”的身影。

近日,消息人士向《涂料经》爆料称,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总裁、中国及北亚区装饰漆业务部董事总经理林良琦将从他当前职位上离职。《涂料经》记者就此向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相关人士求证,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是真的,他将在这月底正式离任。”

这意味着,掌管了“多乐士”中国区业务达8年之久的林良琦,将正式告别1788国际中心——这里是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总部所在地。

对于57岁的林良琦而言,离开阿克苏诺贝尔之后的下一站会去往何处,目前并不明朗。而关于他离职的原因,前述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相关人士表示并不清楚,“大概是个人选择吧。”

她表示将会有新的人选来填补林良琦离职后的空缺,但目前并不方便公布。然而根据消息人士的消息,接替者来自于某知名酱油企业的副总裁。

林良琦的离开真的是他个人的选择吗?抑或是阿克苏诺贝尔出于提振“多乐士”品牌在中国市场表现的需要?

其人林良琦

林良琦2011年空降阿克苏诺贝尔出任中国及北亚区装饰漆业务部董事总经理一职(中国区总裁是后来增加的职位),而在此之前他在飞利浦度过了17年的职业生涯。

林良琦1962年1月14日出生于福建漳州,在高考刚刚从文革动乱中恢复的次年(1978年),林良琦进入了厦门大学的殿堂,学习经济学并顺利地取得学士学位。上大学时他才16岁,因而被称为“16岁的大学生”。

1983年,林良琦结束了厦门大学的本科学习之后出国留学,就读于比利时天主教开设的鲁汶大学,并最终获得应用经济科学博士学位及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1993年12月,林良琦结束了他在鲁汶大学任助理研究员和财务专业助教的工作,次年7月加入飞利浦(中国)公司。

在飞利浦,林良琦一做就是17年,从普通的财务经理做到了照明事业部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兼任飞利浦电子公司高级副总裁,历任飞利浦照明(中国/香港)财务总监、亚太区理财中心财务总监、东南亚区财务总监、全球首席财务官助理、亚太区高级副总裁、首席财务官(期间兼任飞利浦集团东南亚区首席财务官)等职务。

从飞利浦照明辞职对于林良琦来说也不容易,他坦言曾一度很犹豫。林良琦曾表示,在飞利浦照明,他的主要工作是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写工作总结,与底层经销商之间相隔极远。这跟他的工作作风严重不符,他更喜欢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和客户、消费者沟通,了解市场真正的需求。

因此在一次全球气候组织的公益活动上,当林良琦结识了魏思翰(Hans Wijers),便迎来了改变了人生轨迹的机会。

唐博纳(左)与魏思翰。两人主政的15年为今天阿克苏诺贝尔成为纯粹的涂料公司奠定了基础

魏思翰当时是阿克苏诺贝尔的全球CEO。在那次活动上,他们谈的主要话题不是彼此的公司,而是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正是这一次谈话,魏思瀚强烈感觉到,林良琦正是他要找的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装饰漆业务负责人的最佳人选:

第一,中国人,能够帮助阿克苏诺贝尔中国更加本地化;

第二,有智慧的中国人,一个对商业、对未来有独立分析能力的CEO;

第三,有行业经验的中国人,林良琦在飞利浦领导的照明事业,和阿克苏诺贝尔的涂料事业均属于建材领域。

一个渴望接受更大的职业挑战,另一个求才若渴,林良琦与魏思翰两人的此次谈话可谓一拍即合。

“选择进入阿克苏诺贝尔,重要的是可以在这里放手一干。”2011年2月,阿克苏诺贝尔宣布林良琦出任其中国及北亚区装饰漆业务部董事总经理,主要负责多乐士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以“进一步推动公司迈进其战略性中期发展目标的进程”。4月1日林良琦赴任。

考虑到中国业务的重要性,同年8月,阿克苏诺贝尔宣布设立中国区总裁一职,并宣布由林良琦兼任该职(9月1日履新)。

阿克苏诺贝尔的中国选择

林良琦的到来确实给阿克苏诺贝尔在中国的业务(尤其是以“多乐士”品牌为主的装饰漆业务)带来了新的变化。

上任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总裁之后,林良琦开始履行他的任务——整合阿克苏诺贝尔在中国的全部资源,并建立中国区管理团队。他把原先分散办公的中国区21个业务部,都搬进了2012年启用的位于上海1788国际中心的新总部,以协调各个产品部门的沟通,提高工作的效率。

林良琦个性随和,这利于他跟员工及经销商打成一片——前述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相关人士也证实,林良琦深受员工的爱戴——“我觉得员工也好、顾客也好,是一种不可分割的群体。”林良琦说。

林良琦他把工作的精力分为三份,其中的一份就是跑市场见客户。根据报道,他利用一切机会、每个月花四分之一的时间拜访全国经销商,他的身影甚至出现在甘肃天水僻远小镇的一家只有25平方米的小店里。

2012年,对林良琦来说有知遇之恩的魏思翰卸任阿克苏诺贝尔全球CEO,唐博纳(Ton Büchner)接任。对于魏思翰而言,唐博纳是一个合格的接班人,几乎全盘接过了魏思翰当初制定的战略方针,包括推动“业务纯洁化”(专注于油漆与涂料业务,将其他无关业务逐步剥离)运动,以及对中国区人事的安排。

然而,阿克苏诺贝尔在唐博纳上任当年,即因为欧洲装饰漆资产减值而出现超过20亿欧元的巨额亏损。这迫使唐博纳修改发展战略,实行“自我救赎”策略,包括卖掉北美区的装饰漆业务。

但对于中国市场,唐博纳跟他的前任一样,一如既往地重视。在剥离北美区装饰漆业务之后,阿克苏诺贝尔装饰漆业务主要依靠欧洲和亚洲这两大区域市场提供发展动力,因而唐博纳进一步加大了对中国市场的投资。

刚刚上任中国区总裁的林良琦甚至因此担负起“拯救”整个阿克苏诺贝尔公司的重任,并不负众望。在林良琦上任的第一年,阿克苏诺贝尔在中国收获了13.6亿欧元的业绩;次年增加到16.99亿欧元,占到了全球营收的11%。

但这明显满足不了唐博纳的胃口,他希望中国区的业绩贡献要快速地提升比例;对于魏思翰制定的2015年中国区业绩达到30亿美元(约合22.2亿欧元)的目标,唐博纳并没有作出修改。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任务,林良琦加快步伐。比如他瞄准了中国城镇化建设可能带来的广阔市场,希望能用可持续发展的产品赢得市场的青睐;他提出五年内将中国的经销门店的数量从现在的4000家增加到7000家;等等。

尽管中国区业务表现依然抢眼,但无奈此时的阿克苏诺贝尔遭遇拐点,开始走上下滑轨道,最终反过来又作用于中国业务上。

“多乐士”滑坡

在中国市场,尽管“多乐士”的业务并未受到欧洲装饰漆业务资产减值、北美装饰漆业务被出售等事件的直接影响,然而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阿克苏诺贝尔的“顾此失彼”。

为应付2012年全球业务巨额亏损,阿克苏诺贝尔一方面抛售业务,另一方面致力于推动业务“纯洁化”而进行并购以及业务分拆。在这个过程当中,阿克苏诺贝尔甚至收到竞争对手接二连三的收购要约,以及为了抵御外来收购而不得不实施新的收购尝试(瞄上汽车涂料巨头艾仕得(Axalta)但并购失败)……一桩桩重大事务的接踵而至让阿克苏诺贝尔难免无暇东顾。

如此一来,“多乐士”业务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出现弱化的趋势便不意外了。与此同时,“多乐士”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直接竞争对手立邦涂料(Nippon Paint)的持续活跃,更是进一步放大了多乐士的相对劣势。

以对中国重涂市场的竞争为例,2011年,立邦涂料在中国市场推出了“刷新服务”品牌,次年在中国大规模布局“刷新旗舰店”,从而大举进入重涂市场;而多乐士在一年后才意识到重涂市场的重要性,扩大了针对重涂市场的服务品牌“家易涂”的业务范围。

与竞争对手对重涂业务的有序布局相比,多乐士的“家易涂”业务可谓亦步亦趋。2018年7月,“多乐士焕新服务”(即原来的“家易涂”)发布了三项与重涂相关的企业标准;但这一行动依然落后于立邦“刷新服务”,后者在上一年便布局与开展重涂服务认证培训,推广“标准化刷新施工服务流程”。

另一方面,近几年立邦涂料不断扩大其在中国的生产布局,拿地、开建、投产的消息不时见诸大众;而阿克苏诺贝尔则相对沉寂,只有2016年4月投入运营的成都装饰漆生产基地(即阿克苏诺贝尔太古漆油(成都)有限公司)引起关注,也是其对中国装饰漆业务多年来难得一见的大手笔。

在这个过程当中,“比较喜欢在媒体上抛头露脸”(一名已从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公司离职的人士对林良琦的评价)的林良琦也开始逐步远离媒体的视线。尤其是在2017年下半年之后,林良琦更像是从媒体的聚光灯前隐身。

2017年5月,阿克苏诺贝尔旗下欧洲高端涂料品牌来威漆在上海举行品牌发布盛典。林良琦出席并为之“站台”。

林良琦上一次比较明显地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还要追溯到2017年8月《周末画报》的一篇报道。其时阿克苏诺贝尔高调宣布旗下高端装饰漆品牌来威漆进驻中国市场,希望可以补强在中国的装饰漆业务,而林良琦负责出面为来威漆“站台”。

“我们需要更多、更大、更清奇的脑洞,好放飞商业的想象力,”林良琦当时所说的一句话,现在看来透露出些许无力感:“遗憾的是,过去几年,我们的步伐迈得还比较保守。”

换血与救赎

但真正让林良琦做出离开的决定(或者被离开)的,大概是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业绩的下滑,以及受到阿克苏诺贝尔完成业务“纯洁化”之后出现的种种变动的“余波”影响。

2018年8月,港股上市公司太古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太古股份”)发布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其与阿克苏诺贝尔合资的阿克苏诺贝尔太古漆油公司(实则基本覆盖了“多乐士”品牌在中国的业务)于2018年上半年的应占溢利(相当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港币8000万元,而2017年同期则为港币11300万元,跌幅接近30%。

尽管太古股份没有公布阿克苏诺贝尔太古漆油公司具体的营收数据,但这样的跌幅描述已经能够解读出“多乐士”品牌业务在中国的发展困境。

阿克苏诺贝尔CEO范迪睿在英国阿兴顿新涂料工厂开幕式上展示多乐士产品。刚刚上任CEO的范迪睿,在完成了特种化学品业务的出售之后,将专注于涂料业务的发展。

随后在2018年10月,阿克苏诺贝尔完成了对最后一个非油漆与涂料业务——专业化学品业务——的剥离,实现了魏思翰时期便定下的业务“纯洁化”大业。而唐博纳在此前因病提前退休,范迪睿(Thierry Vanlancker)的入主也让阿克苏诺贝尔迎来革新的机会。

范迪睿的到来也开始灌输他的经营理念,包括明确放弃对销售额数据的崇拜,强调稳定价格的战略,并以提升效益作为企业的核心追求。

在中国市场,范迪睿的到来也释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是:2018年12月13日,阿克苏诺贝尔宣布完成收购阿克苏诺贝尔太古漆油合资公司的非控股股东权益。这意味着,阿克苏诺贝尔将中国区的装饰漆业务全部揽入旗下。

在强化对中国区业务的控制的同时,阿克苏诺贝尔实行管理架构(包括管理人员)的调整也在情理之中。纵观林良琦主政中国区业务的8年光景,可以说他为这一份工作倾注了所有的精力;然而最终走到了今日的局面,也绝非他一人所能决定的,包括阿克苏诺贝尔这些年进行的战略调整以及遭遇的种种风波,都成为背后的推力。

对于阿克苏诺贝尔来说,注入新鲜的血液或许要比在原有团队上挖掘创新力量意味着更多的机遇。前述消息人士告诉《涂料经》,某知名酱油生产企业的副总裁将空降接替林良琦的位置——

他/她能否带领阿克苏诺贝尔中国区业务(或者说“多乐士”)走向复兴?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2019中国涂料大会,嘉宝莉斩获7项大奖

新品|展辰ZW22009水性双组分白底漆,机械厚

美涂士“都挺好”

山东寿光庄典漆:不忘初心、顺势而为

温绍国教授兼任吉人乐妆首席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