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东方雨虹的“麻烦”

作者:黎佰深 来源:涂料经

[摘要]麻烦不断,争议不休

文 | 《涂料经》记者 黎佰深

近日,北京东方雨虹防水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雨虹”)遭遇“烦心事”,其全资子公司北京东方雨虹防水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虹工程”)被罚了款。

这份公布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简称“北京住建委”)网站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雨虹工程因在位于通州区的北京城市副中心职工周转房(北区)项目三标段防水工程分包施工过程中,未严格按照建筑业安全作业标准进行施工,造成事故隐患的行为而被处以“责令改正,罚款1千元”的处罚。

自然,1千元的罚金对于销售额超百亿元(2017年数据)的东方雨虹而言无异于九牛一毛;然而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被相关部门处以行政处罚的事实本身——无论罚金额度——都是无法言说的“痛”,更别说这并非雨虹工程初犯。

事实上,2018年以来,尽管东方雨虹保持一贯的狂飙突进的态势,与此相随的却是与日俱增的争议,可谓“麻烦缠身”。在东方雨虹内部看来,这一切源自于面向未来发展的“大变革”的实施,但从外部的角度看,这更像是东方雨虹的“自救”。

东方雨虹到底遭遇了什么?又将如何“渡劫”?

子公司连续被罚

除了1月14日被罚1千元外,《涂料经》查询北京住建委网站的行政处罚结果信息发现,在短短8个月(2018年6月-2019年1月)的时间内,雨虹工程还存在另外7笔罚单。

这些罚单案由各异,被处罚的结果也各异,被处罚金从500元到近5万元不等。比如2018年6月5月的处罚信息显示,雨虹防水因“在2016年世界月季洲际大会配套安置房项目6008地块工程中,违反规定使用1名零散民工”而被罚500元;2019年1月11日,又因位于房山区长阳镇的03-03-03地块商业二期项目(房山区长阳镇居住、商业(长阳西站1、2号地)项目)防水工程施工单位未按照规范要求将材料报监理单位进行审查,没有形成物资进场报验资料等行为,被处罚47500元。

将上述8起处罚案件的罚金进行合计,则雨虹工程在2018年6月-2019年1月期间,累积被罚没112690元。

由于上述处罚数额较小,未触及信披的红线,东方雨虹均未主动披露任何一项处罚信息。然而密集的处罚事实的存在,也足以表明东方雨虹子公司诸多管理漏洞的存在。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这无疑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因而或为仍处于巩固“变革”成果阶段的东方雨虹埋下隐患。

架构调整暗流涌动

当子公司雨虹工程连续遭遇行政处罚的时候,东方雨虹也持续承受着变革以及由此带来的种种压力。

2008年,以防水材料为主业的东方雨虹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两年后,在做大做强防水主业的基础上,东方雨虹战略性地将经营触角延伸到民用建材、节能保温、特种砂浆、建筑涂料、非织造布、建筑修缮等六大领域,由此形成了“1+6”建筑材料综合系统服务体系。

2018年10月31日,东方雨虹在内网公布了《关于组织变革的决定》的文件,将原来的“1+6”建筑材料综合系统服务体系进行了进一步调整为工程建材集团、民用建材集团、天鼎丰控股、投资控股公司(新市场培育)四大业务板块。其中,工程建材集团划分为北方区、华东区、华南区三大区,以“有序发展事业合伙人,高质量发展直销业务”为原则,深度融合了原工程渠道和工程直销渠道。

据了解,这是东方雨虹继上市之后再一次较大组织架构调整,也是继2017年营业收入成功突破百亿元之后,东方雨虹在续写持久成长性方面提前做出的战略布局,更是东方雨虹从“防水系统服务商”到“建筑建材系统服务商”的转型的开始。

伴随着此次架构调整,东方雨虹还对相关人事安排进行了调整。2019年1月12日,东方雨虹公告了公司董事、总裁刘斌辞职的消息,指出刘斌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去总裁职务,辞职后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

看似平淡的公告背后,实则隐藏着更多未尽解读的信息。尽管公告并未表明刘斌的去向,但与业界其它高管的辞职不同,此次刘斌是因为“工作调整”。有报道指出,“回想他几天前(指1月2日)以‘江苏卧牛山(保温防水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身份突然现身卧牛山2019年工作会议,可以推断出,刘斌其实是从集团总裁的位置下来,成为了为集团旗下江苏卧牛山公司的掌门人。”

接替刘斌总裁之位正是张志萍。前述报道指出,之前,东方雨虹防水板块由刘斌和张志萍“双头统帅”;调整设立工程建材集团之后,刘斌改为主抓保温和大客户业务,张志萍则独揽防水板块指挥权。

从新的组织架构图无法看出工程建材集团与江苏卧牛山公司之间存在直接的从属关系。然而,据分析,工程建材集团除深耕传统的防水业务外,还将负责保温(江苏卧牛山)、修缮、涂料(德爱威,工程市场)、特种砂浆(华砂,工程市场)等业务,升级为一个综合型建材系统营销大平台,“堪称巨无霸”。此时刘斌是否还能保持跟张志萍平起平坐的地位,难免成疑。

根据官方的资料,张志萍出生于1971年,北京市总工会职工大学财会计算机辅助管理专业毕业,大学学历;1992年至2001年历任北京奥克兰防水材料有限公司团委干事、团委书记;2001年至2006年历任北京卡莱尔防水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厅经理、技术推广科负责人;2006年8月进入东方雨虹,历任经销商管理部大区经理、部门经理。

张志萍持有1522642股东方雨虹股份。在东方雨虹内部,张志萍带领的工程渠道部被称为“铁军”,张志萍也被公司其它部门的人视为“董明珠式”的人物。

争议股权激励

除了颇受关注的架构及人事调整之外,2018年东方雨虹的另一行动也备受争议。

2018年7月4日,《第一财经》刊登了标题为“拨开东方雨虹股权激励迷雾:激励员工还是经销商?”的报道,对东方雨虹此前一天发布的股份回购计划提出质疑。东方雨虹的股份回购计划拟以不超过10亿元的总代价、不超过22元的价格,回购总股本3.03%,用于后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

《第一财经》报道截图

《第一财经》在报道中表示,在股价低迷、市场信心不足的背景下,东方雨虹“一边是股权不断质押;一边又计划回购股份;一边是现金流捉襟见肘,一边还想着员工持股计划,资金压力不言而喻。”

对此东方雨虹作出了澄清与回应,其指出,实施股份回购并用于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是为近年来推行的事业合伙人计划服务。“公司合伙人机制最大限度的整合了内外部资源,增强了合伙人的归属感,激发合伙人潜力,并未侵害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更不存在媒体报道中所述的‘同业竞争’和‘利益输送’。”

然而,《第一财经》的报道的质疑也非空穴来风。在回购股份、鼓励员工持股的同时,东方雨虹股东也在不断地实施减持套现与股权质押。据报道,其中在2018年1月至5月,东方雨虹董事向锦明、董事兼总裁刘斌(现已调整工作)、总工程师王新等9名董监高减持了295万股,套现1.23亿元;而东方雨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卫国曾在2018年5月、7月、10月多次对质押股份进行补充质押。截至2018年10月,李卫国累计质押所持公司股份3062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43%。

在重重压力之下,2018年10月东方雨虹股价遭遇“腰斩”,促使李卫国向董事会提交了《关于鼓励内部员工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倡议公司及下属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积极买入公司股票。“东方雨虹期待越来越多敬畏市场、执着于品质,具备奋斗精神的志同道合者加入‘东方雨虹人’的行列,共同守护建筑,守护价值。”

李卫国甚至作出兜底承诺:员工在倡议书发布起一个月内完成购买股份并连续持有12个月以上,且持有期间连续在东方雨虹履职的,该等东方雨虹股票的收益归员工个人所有;若该等股票产生亏损,由李卫国本人予以全额补偿。

但随后至今,尚未见到有关股权激励的进一步的消息和公告。

张志萍

如今,东方雨虹以完成事业架构和人事变革、确立合伙人制度的姿态开启2019年的大幕。尽管出现子公司遭遇行政处罚的“小麻烦”,但估计不会对上市公司的发展大局造成太大的影响。

而新上任的总裁张志萍,恰恰是“合伙人”理念的提出者,摆在她的面前的,是如何巩固变革成果的“重任”——她的“上位”,能否带领东方雨虹从以往的种种“麻烦”中走出来?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巴德士为推动绿色涂料涂装创新发声

嘉宝莉:忆往昔峥嵘岁月

【预告】2019全国涂料行业发展大会6月26日

嘉宝莉与荟家装探讨内外墙全案涂装解决方案

大宝漆积极为家具行业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