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三峡油漆“蹊跷”回归涂料主业

作者:等深线 来源:涂料经

[摘要]说好听点是“业务聚焦”,说难听点就是“宿命”

文 | 《涂料经》记者 等深线

延续了第一季度财报业绩大幅下滑的颓势,重庆三峡油漆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渝三峡A”,本文简称“三峡油漆”)在8月公布的2018年中报中,业绩表现依然同比狂泻——营业收入下降85.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降32.42%。

“按照公司年初董事会制定的聚焦油漆涂料业务发展,防范化工贸易风险,保证资金安全,公司报告期大幅减少全资子公司化工公司(指重庆渝三峡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三峡化工”)化工贸易业务,健全完善内部控制制度,实现公司业务高质量发展。”三峡油漆如此解释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跟第一季度报告一样。

然而,突然间大幅减少曾作为业绩来源支柱且仍处于上升通道的化工贸易业务,从而导致整体业绩的“一泻千里”,三峡油漆的这种操作未免过于诡异,仅仅用“聚焦油漆涂料业务发展”这寥寥数字并不能解释得通——此举背后,或者还隐藏了更深层次的原因。

纵观三峡油漆近几年的表现,我们不难发现其一直在探寻一条多元化经营之路,包括引进化工贸易、试图收购蛋氨酸业务或者更早之前的甘氨酸业务等,结局都不如人意,最终不得不选择“聚焦油漆涂料业务”,希望在这个拥有最长久经营经验的领域里重新找到发展的机会。

但是经历过资本市场洗礼的三峡油漆,似乎已经身不由己。在多元化尝试一再失败的当下,它能否通过“聚焦油漆涂料业务”的发展战略,收复因放弃化工贸易业务而造成的失地,依然需要打上大大的问号。

巨额收购折戟

三峡油漆是一家有着30多年上市历史的老牌涂料企业,其控股股东是重庆国资委旗下的重庆化医控股(集团)公司(下称“重庆化医”)。

在上市的30多年时间里,三峡油漆经历了由一家以油漆为单一业务的公司,逐渐加入或者尝试加入包括甘氨酸、蛋氨酸、石墨、医药等相关业务,寻求向多元化经营转变的过程。

但这是一个屡试屡败的过程。

三峡油漆最近一次的多元化尝试发生在2016年。当年3月底,三峡油漆发布停牌公告,指出将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一个月后,资产重组的标的浮出水面,为重庆化医及其关联方重庆化医紫光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紫光”)控股的宁夏紫光天化蛋氨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宁夏紫光”)。

有分析指出,宁夏紫光于2013年6月注册成立,主要产品是20万吨/年饲料级DL-蛋氨酸及相关配套产业。“宁夏紫光是我国生产DL-蛋氨酸的唯一厂家,已经拥有生产DL-蛋氨酸的自主知识产权,授权专利20项,经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后,已达到国际同类技术水平。”

2016年9月26日晚间,三峡油漆公布重组预案,公司拟以9元/股价格,向重庆紫光非公开发行约3.44亿股股份,购买后者持有的宁夏紫光100%股权。标的资产预估值约为30.93亿元。重庆紫光承诺,标的公司2017-2019年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40亿元、3.80亿元和4.08亿元。

但这一重组方案的前景并不被市场看好。有投资者担心,当时三峡油漆基本面本不错,但重庆化医却将宁夏紫光与其重组,对三峡油漆的前景难言乐观。更有媒体曝光称,宁夏紫光的前身为重庆紫光的蛋氨酸业务,后者因常年排污超标屡次被当地环保局整治,在2013年10月被环保部督查通报环境违法并被勒令停产,最终因不堪当地环保压力将蛋氨酸业务搬至宁夏。

这宗备受关注的收购案最终未能完成。2017年7月1日,三峡油漆召开 2017 年第六次(八届八次)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公司终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相关事项的议案》及《关于公司撤回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申请文件的议案》,同意终止收购宁夏紫光,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

对于终止本次重组的原因,三峡油漆在公告中表示,蛋氨酸属于动物营养性饲料添加剂,2017年1月,国内突然爆发较为严重的禽流感,导致禽蛋饲料需求锐减,从而对宁夏紫光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其预计宁夏紫光2017年全年业绩将同比下滑,不能完成2017年承诺业绩。

收购宁夏紫光的失败使得三峡油漆构建油漆涂料业务与饲料添加剂业务“双主业”的计划落空——但对于三峡油漆而言,这种经历已成习惯。

化工贸易大起大落

在三峡油漆多元化的道路上,与涂料业务“沾亲带故”的化工贸易算是少有的经营成功案例。

2015年7月,三峡油漆出资5000万元注册成立三峡化工。据其介绍,三峡化工是“依托我公司良好的资源信息优势和可靠的资金保证,结合与中海油、中石化等国有大型企业几十年的良好合作、深度互动,主攻石化产业中的如石脑油、石油醚、燃料油、溶剂油、丁烯、PTA、苯类等产品,以及天然气化工的醋酸及其酯类等相关业务”,“立足于把化工公司打造成全国的化工产品销售平台”。

三峡化工从成立当年第四季度开始开展业务,且势头很劲。根据三峡油漆2015年年报,哪怕是在刚开始运营的第四季度,化工产品贸易业务便实现1.79亿元的营业收入,而同期油漆与涂料业务的营收仅为1亿元;在化工贸易业务的帮助下,三峡油漆当季度的营收环比增长翻了一番。

2015年度三峡油漆的总营收为6.48亿元,比2014年度调整后的5.41亿元增长了1.07亿元、19.91%。由此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增加化工贸易业务,单凭油漆和涂料业务的表现,三峡油漆在当年度将录得业绩下滑。

三峡油漆此时制定了2016年经营计划,指出2016年将面临更加严峻的市场环境,将紧紧依靠科技与创新这两条主线,开拓思路,顽强进取,在改革中求发展,2016年力争营业收入达到15亿元(其中:油漆涂料5亿,化工公司10亿)。“依托化工产品销售平台,把化工公司继续做大做强。”

从化工贸易业务的角度看,三峡油漆超额完成了这一经营目标。三峡油漆的2016年中报显示,其半年度营业收入达到10.99亿元,一举超越了2015全年;其中仅化工贸易业务的营收便达到8.87亿元,是2015年(仅四季度)的近4倍。2016年全年度的化工贸易业务营收接近20亿元。

在化工贸易业务的带动下,三峡油漆的利润表示也持续变好。2016年度,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2.23亿元,同比增长54.58%,比2014年度更是多出1.81亿元。

到了2017年,三峡油漆的增长势头因比照基数变大而放缓,但其化工贸易业务依然突飞猛进——全年度实现营收36.09亿元,其中化工贸易占31.59亿元,贡献率高达87.53%。相比之下,油漆与涂料业务并无太大长进。化工业务俨然已经成为三峡油漆的支柱。

然而转折也在2017年下半年出现。三峡油漆2017年中报载明的营收为23.44亿元,按照正常的表现则全年度的营收应该在45亿元上下,但最终只录得36.09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出现了63.7%的降幅,低于1亿元。

作为支柱业务的化工贸易自然“难辞其咎”,在上半年尚能完成21.35亿元营收的情况下,下半年直接腰斩,降为10.24亿元。不难想象,此时三峡油漆对于化工贸易的经营已经出现了问题。

支柱业务离奇被弃

在2018年年初,三峡油漆董事会制定聚焦油漆涂料业务发展,大幅减少化工贸易业务,以“防范风险”。

这一决策对三峡油漆业绩的影响如同三峡化工设立时一样立竿见影——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尽管油漆涂料业务营收同比增加11.81%,但化工贸易业务营收同比减少94.63%,从而导致整体营收剧烈减少83.94%;2018年中报的表现也同样难看。

三峡油漆并未对大幅放缓化工贸易业务的行动做出更详尽的解释,因而其缘何突然放缓发展势头不错的三峡化工、回归表现平平的油漆和涂料业务的经营至今成谜。

三峡油漆所谓的“风险”何在?

在三峡油漆于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公开的信息当中,我们发现其曾于2018年6月29日披露称,三峡化工收到重庆市江津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税务事项通知书》,指由福建省传祺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传祺能源”)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证实为虚开,所涉及发票132份,金额1.31亿元,涉及增值税2230.83万元。这批发票取得时间为2016年8月及12月。

此次虚开发票事件受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与问询。三峡油漆在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中表示,三峡化工于2016年7月至11月期间与传祺能源共签定了4份燃料油购销合同,共计采购燃料油74982.91吨,合同发票金额2.34亿元(含税)。其中有3份合同涉嫌接收传祺能源虚开的增值专用税发票。

但三峡油漆并没有确认此次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事件与2018年一季度的业绩波动之间存在必然联系。“截至目前(2018年7月11日),公司仅收到重庆市江津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税务事项通知书》,由于此事项仍处于税务调查取证阶段,本次化工公司取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否因此受到行政处罚,要根据事项的进展和最终税务处理结果而定,因此公司目前无法评估此事项对当期经营业绩的影响程度。”

此次虚开增值税发票事件的出现使得三峡油漆的股价出现异常波动——2018年7月17日、7月18日、7月1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2.07%。对此三峡油漆在补充公告中预测半年度利润会出现30%-35%的下滑(最终降幅为32.42%)。

然而无论是虚开发票带来的监管部门关注还是股价异常波动,似乎都不足以支撑三峡油漆做出放弃化工贸易这一支柱业务的经营的决定,反而是回归油漆和涂料业务这个决定的本身,对于三峡油漆而言意味着业绩的坍塌式下滑,更为不利。

三峡油漆做出如此重大决定的真正原因,目前也只有它自己知道。

押注石墨烯涂料

宣布回归油漆和涂料主业的三峡油漆,其把新的产品发展方向瞄准石墨烯涂料。

事实上,三峡油漆对于石墨烯涂料的布局早在3年前便有所动作。2015年11月,三峡油漆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四川天晖昌宇新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天晖昌宇”)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天晖昌宇拟将其持有的南江县四通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四通矿业”)10%的股权(天晖昌宇原持有四通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三峡油漆。

公告指出,双方合作旨在推动并最终实现双方在石墨领域深入而广泛的合作,“(三峡油漆)公司拟与天晖昌宇在石墨材料方面建立全面深化的战略合作关系,以满足公司的产业升级要求,提高并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需求。”这表明,三峡油漆此时已经嗅到石墨材料的市场机遇。

然而这次合作并不顺利。由于天晖昌宇无法在2017年5月31日前筹集到取得采矿权许可证所应缴纳的资源价款人民币3亿余元,导致天晖昌宇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内取得四通矿业在南江县尖山石墨矿的采矿权证,根据双方协议,天晖昌宇需向三峡油漆支付补偿金3000万元。

2017年5月和11月,天晖昌宇向三峡油漆分别支付了300万元和200万元的补偿金。至于另外的2500万元,天晖昌宇提出以其持有的四通矿业1%股权作为抵偿,三峡油漆采纳了这一方式。根据天眼查网站公开的资料,同年12月,三峡油漆获得四通矿业1%的股权。

意识到与天晖昌宇的合作难以达成既定目标,三峡油漆把眼光投到另一家在石墨烯材料领域表现抢眼的企业——江苏道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道蓬”)。江苏道蓬经营范围包含石墨烯涂料及碳纳米新型材料应用开发、生产。2017年2月,江苏道蓬所在的如东市地方媒体《如东日报》在头版头条位置报道了前者“锌烯重防腐涂料”的建设项目,表示“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全球第一款石墨烯涂料”。

同年8月,三峡油漆出现在江苏道蓬的股东名单当中。三峡油漆2018年中报指出,经公司2017年第27次行政办公会审议批准,公司以自有资金认缴江苏道蓬新增注册资本263.16万元,增资后公司持有江苏道蓬科技有限公司5%股权。

由于投资的时间尚短,三峡油漆对于石墨烯涂料的投资未见任何公开的收益表现。而且对于石墨烯涂料的探索,由于受到技术研发层面的限制,短期内恐难有太大的进展,因而行业内对它的发展前景预测仍有分歧。

因此,三峡油漆在2018年初宣布“聚焦油漆和涂料业务”,在一定的时期内还得“吃老本”。尽管年初时它也宣布了在涂料业务上的新动作——投资5000万元设立四川渝三峡新材料有限公司——但截至目前并未实际出资,“在2020年9月1日前一次足额缴纳”。

在2018年中报中,三峡油漆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油漆涂料业务开展稳步有序,整体发展势头良好;公司将积极应对行业及市场变化,不断提升营销及管理效率,有效整合资源,强化风险防控,加强成本、安全管理,确保公司经营目标的实现。

但它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经营目标。

“弃儿”的宿命?

在三峡油漆的发展过程中,控股股东重庆化医的角色不容忽视。无论是对宁夏紫光的收购,或者是更早之前的涉及重庆三峡英力化工有限公司的股权资产置换(本文对此不做深入报道),实际上都出自重庆化医之手。

那么这一次三峡化工在三峡油漆的“进”与“放”,是否也跟重庆化医有关联?尽管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未免不让外界有所联想。

除了三峡油漆之外,重庆化医旗下还有另一家上市公司——重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药控股”)。

重药控股的前身是同为重庆化医控股的重庆建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建峰化工”)。据了解,因2014年度、2015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根据相关规定,原建峰化工股票自2016年4月25日起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建峰”。2016年,建峰化工连续第三年发生亏损,根据规定,其股票将于2017年5月11日被实施暂停上市。

此时,重庆化医亟需向其注入优质资产以保壳。2016年3月,在三峡油漆停牌准备收购宁夏紫光的同时,建峰化工也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而停牌。2017年8月,建峰化工完成重大资产重组,置入同属重庆化医旗下的重庆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96.59%股份,原有化工资产全部置出,公司名称改为现名。

2018年8月28日,“*ST建峰”变更为“重药控股”恢复上市。根据重药控股披露的2018年中报,其实现营业收入121.12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9亿元。相比之下,三峡油漆的同期业绩表现相形见绌。

对于重庆化医将其重要的医药业务置入建峰化工并更名上市的这一操作,早就有分析人士认为其意欲借此实现整体上市:“建峰化工其实是扛起了(重庆)化医集团整体上市的大旗,可怜的三峡(油漆)真正成了(重庆)化医的弃儿。”

如果此言为真,那么三峡油漆“聚焦油漆和涂料业务”的前路何在?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2018万磊中秋千人万磊行 千人盛宴完美落幕

凯伦“出海”五年记

美涂士联手BYK打造高品质实力产品

易涂得走出国门,布局东南亚

【图解】一文读懂:全屋环保涂装定制品牌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