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工程涂料大反思(一):量与利的悖论

作者:花花 来源:涂料经

[摘要]工程涂料大反思(一):量与利的悖论

“我翻开涂料企业的中报一查,这中报没有负面描述,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形势大好’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悲惨’!”
 
这是读者阅读完《涂料经》9月1日所发布《在上市涂料企业的中报里,我们读懂了上半年的“行业悲惨”》的文章后抒发的感悟,从某种程度上表达出了涂料增收不增利的行业痛点,更是格外刺痛了工程涂料的神经。
 
在企业经营过程当中,最容易错误地认为,只要有了量就一定会有利,但实际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的,这个主要受制于两个方面:一个是销售价,另一个则是成本。工程涂料为什么普遍增量,不增利的原因同样也来自于这两点。
 
销售价=白菜价?
 
“工程项目就是以价换量的生意,若想争取到订单,有时候就只能让渡利润。”
 
这些年工程涂料的价格不断走低,已然走入了“变质低价中标”的旋涡,其中外装用量占比超过50%的真石漆品类更是价格屡创新低,让人发出了“真石漆真的要死”的疑问。
 
 
两家上市涂料企业展示了其工程涂料产品的价格变动情况
 
根据《涂料经》观察到,今年工程涂料普遍都下降1元/千克,同比下降10%左右,第二季度也环比下降,其中工程墙面漆触达4.34元/千克,有种处于持续下降的态势。这些企业给出的理由大多数是因为策略性定价的价格延续。
 
这些企业有常年上榜房地产首选供应商名单的工程涂料巨头,也包括了中小企业。“自压销售价是做工程涂料的共识了。”有业内人士这样无奈地表达道。
 
飞升的成本
 
成本压力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不再是新鲜事,反而让人有些腻:原材料、运输费用、人工费用等都在为工程涂料添加压力。
 
一家上市涂料企业展示的上半年原材料价格变动情况
 
今年上半年乳液、钛白粉、单体、沥青等其他原材料均呈现大幅度上涨,涨幅高达20%以上。其中,单体更是同比上涨79.66%(主要源于醋酸乙烯、TDI的价格上升影响)。
 
这已经是从大前年陆陆续续涨上来的价格,此前工程涂料已经承压不少。除了不断走低的销售价,不断飙升的成本压力,工程涂料更要面对下游用户资金链断裂带来的经营风险;然后换来的也仅仅只有薄利多销甚至亏损。
 
“利润率太低了,外资有几个ROS(即利润率)在25%以上,以集采开发商的建筑涂料几乎不赚钱。”这是网友所发表的观察。
 
要利,没生意
 
工程涂料做的是大单生意,对接主要是房地产公司实施集采战略项目,而在这条产业链上,“甲方爸爸”一直掌控着话语权,涂料的话语权比较少。而且涂料本身的进入门槛低,工程涂料品牌众多,可替换性高,“不用你这家,我立刻可以选择另外一家代替上来。”
 
 
所以工程涂料品牌想要寻求合作,在价格、账期等“甲方爸爸”在意的方面就得进行妥协,承担“亏损”风险。
 
特别实在现在行业环境相较不太理想的状态,很多涂料企业为了能获取订单,压低自身销售价、故意拉长账期都是常规操作,要不然订单就拱手相让给对手品牌了,“内卷”就在这无形中形成了。
 
“房地产兴,涂料苦;亡,涂料苦。”
 
在这里面,工程涂料企业怕不是有说不完的心酸与无奈。为了争抢市场,工程涂料可能已经陷入“以价换量”发展模式,陷入“谁先涨价谁先死,谁不涨价谁等死”的怪圈。“要利润吧,可能生意都没有了;不要利润吧,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迟早会把公司拖垮。”
 
这是一种无奈,一种另类的“以退为进”?牺牲当前利润赢取未来市场空间的策略呢?前提是,你还有利润空间可以牺牲,以及估算好能够让利多少、多久?这是业内人士提出来的疑问。
 
开始反抗了?
 
无限增长的销量要求以及低得无法容忍的利润空间,最终会迎来变化或者改革吗?现在工程涂料似乎有这种苗头或者声音出现——
 
根据《涂料经》的监测,进入8月以来,至少有7家涂料企业宣布将对工程产品实施涨价,是这一轮涂料涨价潮的主力。它们包括:立邦、三棵树、亚士创能、久诺建材、固克节能、德爱威、美涂士。
 
去年,三棵树也进行了调整战略:停产低端产品,保证产品品质;阿克苏诺贝尔也表示他们坚持可持续发展和长期主义,坚持价值高于销量,坚持生产优质的健康安全环保的产品满足市场和客户需求,维护行业的健康发展。
 
 
可以说,这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的开端,起码工程涂料开始有了反抗精神,而不是一直依来顺受。但能否改变现在这种现状呢?就目前来说,是不能够的。
 
亚士创能华东北销售总监苏艳语认为,单一一家或几家龙头企业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全产业链各环节的企业共同努力。首先国家政策性法规要禁止企业招投标绝对低价中标,其次广大业主用户单位要客观正确看待质量和成本的逻辑关系,生产企业和施工企业回归正常的利润水平。
 
另外也要看到,行业头部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还处于比较低的水平,任何行业整合期的价格战都不会少的。同时涂装行业是一个进入门槛不高,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非理性的价格竞争。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工程涂料大反思(一):量与利的悖论

太阳电缆与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

宝塔山漆为全运会举办城市助力打造地标性建

巴德士家具漆:增长无巧合

华润涂料30年 系列报道(四):创渠道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