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再不涨价,工程涂料怕要死了

作者:黎佰深 来源:涂料经

[摘要]今年以来,涂料企业就一直深受这方面的困扰:上游原材料价格“涨涨不休”,而向下游传导涨价压力却并非易事,从而“增收不增利”已然成为行业的普遍困境。

对于一个实体企业,假如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经营成本持续提升,而面向下游的产品价格却不同步上涨,会导致什么样的局面?稍微有点经济学知识的人都清楚——你的利润空间将被压缩,甚至亏损。
 
今年以来,涂料企业就一直深受这方面的困扰:上游原材料价格“涨涨不休”,而向下游传导涨价压力却并非易事,从而“增收不增利”已然成为行业的普遍困境。
 
尤其是在一度被认为“得工程者得天下”的工程涂料领域,在此前多数大中型涂料企业纷纷押注的背景下,今年以来的原材料涨价潮,再叠加以“三道红线”为标志的房地产市场政策环境“恶化”,使得涂料企业不仅仅是“增收不增利”,更面临持续被放大的应收账款逾期风险。
 
头图说明:在涂料行业素有“得工程者得天下”的说法。然而在原材料涨价的背景下,工程涂料企业“增收不增利”的困局更加明显
 
在这种背景下,一篇《真石漆快要死掉了》的文章在涂料行业流传,表面上看说的是真石漆陷入价格战泥潭从而导致产品质量体系的崩坏,但看深一层,其实控诉的是真石漆在房地产商“低价中标”游戏中陷入内卷,在价格战中不断突破质量下限,最终导致一个品类的信用体系的坍塌。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尽管工程涂料还远不至于“雪崩”,然而真石漆这片“雪花”的前车之鉴,则不得不引起整个涂料行业的警醒。
 
在讨论工程涂料价格问题之前,我们先看看最近出现的涉及涂料的涨价信息(多图,若已了解可跳过):
 
近期流传出来的部分涂料企业涨价函
 
根据《涂料经》的监测,进入8月以来,至少有7家涂料企业宣布将对工程产品实施涨价,是这一轮涂料涨价潮的主力。它们包括:立邦、三棵树、亚士创能、久诺建材、固克节能、德爱威、美涂士。它们实施的产品涨价的开始时间和幅度不一,整理如下:
 
立邦自8月9日开始对工程涂料产品实施涨价:外墙5%-10%,内墙8%-25%;基辅材3%-20%,地坪3%-15%,一体板3%-10%;
固克节能自8月13日开始对产品实施涨价:乳胶漆5%-15%,多彩石/真石漆/质感漆/一体板5%-15%,辅材5%-20%;
三棵树自8月25日开始对工程产品实施涨价:外墙5%-18%;内墙8%-20%;一体板/保温板3%-12%;基辅材/地坪5%-15%;
久诺建材自8月25日开始对工程产品实施涨价:统一上调8%-15%;
美涂士自8月25日开始对工程产品实施涨价:工程产品上调5%-15%;保温一体板价格上调3%-10%;
亚士创能自8月26日开始对工程产品实施涨价:外墙4%-17%;内墙7%-19%;成品板/保温板2%-11%;基辅材/地坪4%-14%
德爱威自9月1日起对全渠道产品价格上涨约3%-15%(德爱威主要针对工程涂料市场开展业务)
 
这是一个颇为微妙的时间点。一方面,以钛白粉为主的原材料企业刚刚宣布了新一轮涨价信息(以龙佰集团为例,8月10日起实施其年内第七轮涨价),来自上游的涨价压力仍在加大;另一方面,上市涂料企业半年度业绩报告陆续出台,“增收不增利”的困局十分显著,说明承压空间已经接近极限(非上市涂料企业虽没有公开数据,但其经营状况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种背景下,涂料企业尤其是主打工程涂料的企业纷纷发出涨价函,看似一种无奈之举,但其实也是一种必然——选择继续承压,企业极有可能无利可图,甚至面临亏损的局面——你不可能要求企业在这种局面下继续充当“圣人”。
 
而且,如果在“增收不增利”现象已经十分明显且普遍、企业也明确原材料涨价导致的成本上升是主要原因的前提下,选择继续承压以及不涨价,有可能诱发新一轮的价格战;一旦失控,则有可能演变成另一起蔓延整个工程涂料领域的“真石漆悲剧”。
 
哪怕实施了涨价,但工程涂料企业依然需要警惕重蹈真石漆的覆辙。
 
工程涂料主要对接大型房地产商的工程集采,对于涂料企业来说,这是一条上量的捷径。然而如同前文所说,以恒大地产为代表的大型房地产商们在“三道红线”政策的高压之下,经营困境虚虚实实,尚未明朗,为包括涂料企业在内的供应商的应收货款的兑付蒙上阴影。
 
工程涂料跟大型房地产项目的深度绑定,使之陷入“增收容易增利难”的局面,在房地产政策环境趋严的当下,还衍生出更大的风险
 
“事实上,涂料企业跟房地产商的集采合同都有一个周期,也会约定在这个周期内的价格浮动范围。但是像今年这样的涨价幅度,可能就无法完全覆盖了。”业内人士表示,工程涂料的战略集采,看上去就像是一场赌博,赌的是企业对于未来原材料价格等成本上升区间的一种预判。
 
但更致命的,是发生在真石漆身上的“低价中标”模式依然是工程涂料招标的主流。这种本意在于降低房地产商材料成本的招标方式,一旦缺乏对于中标产品质量的监督,就容易滋生不惜低价拿标、再用低标产品找补利润空缺的乱象。
 
工程涂料企业急需强化对下游的议价能力
 
当然,随着涂料行业集中化进程的加快,比如工程涂料的大部分市场份额越来越集中在几家大型企业手中,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低价中标”模式变质或失控的可能性。可以预见,未来像“真石漆悲剧”这样的事情,在涂料行业重现的机会不大。
 
但是,企业经营是逐利的,过去面对上下游都缺乏议价能力的涂料企业,将面临一个全新的考验——如果面对上游的涨价压力不具备议价能力,那么除了自我承压之外,通过涨价传导压力会是必然选择。
 
“随着公司品牌知名度和盈利能力的增强,公司对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逐步提升,公司将根据上游原材料价格变动幅度,适当的通过产品涨价等方式合理转移成本上涨压力。”一家上市涂料企业在半年报中这样说道。
 
而这也应该是所有涂料企业应有的姿态。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互联网家装陷“困境”,涂料企业却“夹心”

都芳漆为何要自砸招牌?

阿克苏诺贝尔收购哥伦比亚涂料公司

工程涂料回款为什么这么难?

展辰涂料黄少车:广东木器涂料行业发展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