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涂料企业“利润增长难题”求解

作者:梁华婵 来源:涂料经

[摘要]谁敢比我惨?

 
文 | 《涂料经》记者 梁华婵
 
伴随着国内外上市涂料公司2018年年报或业绩预报的陆续发布,2018年涂料行业发展状况也更加明晰。
 
 
这一次,我们重点关注涂料企业的利润表现。《涂料经》根据涂料企业已公布的年报或业绩预报的数据整理得出上表,不难发现,除了三棵树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佐敦涂料勉强维持利润水平之外,包括多乐士母公司阿克苏诺贝尔、立邦母公司日涂控股、PPG、宣伟、海虹老人等涂料企业都出现了利润下滑的情况(尽管它们的销售额大都是增长的态势),进入深水区。其中又尤以净利润同比下降249%的兆新股份以及下降74.92%的金力泰表现“最惨”。
 
“市场在增长,利润在下滑,生意更难做。”说起最近几年的涂料,行业人士不约而同地给出这样一段描述。有人说,涂料行业已进入凛冬期。现在看来,这可能并非无病呻吟。
 
 
回顾2006年及2016年,这十年间涂料总产量增长了3.74倍,涂料行业整体呈现出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态势。但继后涂料行业总体利润便开始萎缩,2018年1-10月,我国规模以上涂料产量同比增长仅为3.6%,远低于去年同期7%左右的增速,“涂料行业危局”已演变成不可控的模样。
 
谁动了涂料企业的“奶酪”?我们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奶酪”遭“蚕食”、“抢食”
 
正如“【数据说】2019年中国涂料产业现状、前景与趋势”所分析的一样,涂料属于半成品,在涂料全产业链中,介于中游,上游是原材料市场,而下游则是产品需求市场。涂料产品会与上游原材料的产量规模、产品质量的稳定性成正比,同样涂料生产成本也会与原材料价格成正比;涂料产品会与下游企业的发展情况成正相关,极具依赖性。
 
从2016年起,环保潮、原料涨价潮“高开高走”,中国整体经济变缓等不良因素的影响延伸至涂料应用市场,导致涂料行业在不同程度上产值、产量收缩,属于涂料企业的利润厚度遭到缩薄,这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涂料企业卖的其实不是涂料,只不过是原材料的搬运工而已,这种苦衷只有自己才知道。”某位大型涂料企业如此对《涂料经》倾诉道。
 
同时《涂料经》在对中高端家居建材城内进行走访时发现,涂料哪怕是立邦、多乐士、嘉宝莉、三棵树等强势涂料品牌都很少能见到踪影,而壁纸和硅藻泥的身影却随处可见。如在济南欧亚达、居然之家、红星美凯等高端卖场,却只有都芳、芬琳、立邦、多乐士进驻。许多涂料品牌无法进驻的高端家居建材卖场,壁纸、墙基布、硅藻泥等新兴装饰壁材产品轻而易举地进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地区的涂料经销商也开始向壁纸和硅藻泥行业转型,放弃多年的涂料经营,原因不外乎是经营得辛苦、利润越来越薄、竞争太激烈等。
 
更令涂料企业痛心疾首的是,除了不可控的宏观环境、替代品对涂料“奶酪”的“蚕食”,“抢食者”也在不断攀升,上下游企业居然也参上一脚了!
 
 
根据《涂料经》了解到,四川天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收购海洋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中昊北方涂料工业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以及华凌涂料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涂料行业;东鹏也发布“整装产品包”,囊括了瓷砖、洁具、厨电、吊顶、门窗、涂料等;美的更是与中科院共建功能材料联合实验室,联合开发开发特种功能涂料。
 
2018年9月21日,碧桂园更是间接收购立邦涂料子公司瞄准涂料行业。《涂料经》了解到,此前碧桂园曾有意向收购以经营艺术涂料为主的意大利TASSANI塔萨尼中国公司。但经过多轮谈判和磋商后,由于交易条件未能达成一致,收购案以失败而告终。
 
若上下游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涂料品牌,不断抢夺本就受到遭到“蚕食”的涂料市场,那么涂料企业该何去何从?
 
“立邦、东方雨虹等大品牌涉猎更广的细分领域在瓜分市场蛋糕;精装房政策的出现,也出现了大地产品牌和大涂料品牌‘联姻’的端倪;甚至地产企业、装修公司开始出现‘自造’涂料品牌过来抢食等涂料困局愈发严重。”有业内人士如此说道。
 
如何打赢利润保卫战?
 
对于2018年而言,“奶酪”遭到“蚕食”、“抢食”,行业企业利润严重下滑,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对于涂料企业而言,在利润式微的时期该如何保卫我们的利润?未来的出路又在何方?2019年又该如何扳回一城?
 
涂料市场总体而言蛋糕在减少,更改品牌营销模式、提升品牌力和产品力,推进科技创新、增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勤修内功这是不可避免的,拥有无可替代的产品是提高竞争力唯一通道,而且全装修道路、产品碎片化有可能也是破局之关键。
 
 
自2017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的涂料企业为了保住利润,不得不选择更为直接有效的手段——涨价,其中PPG、宣伟、阿克苏诺贝、立邦、艾仕得等众多涂料巨头实施了多轮涨价。尤其是阿克苏诺贝尔,更是强势提出“重价格轻销量”的方针,预计在未来两年内都以提升经营利润为重点目标。
 
除了涨价手段外,通过扩大产能规模、规模化采购、控制预算费用、集约化和智能化生产来降低经营成本,也是有效的举措。比如规模化生产中自动化和信息化使边际成本不断降低,每桶涂料中人力参与的比例越来越少,所以基本不受人力价格的影响,那样成本也会有所下降。
 
毫无疑问,过去几年支撑这些国产涂料品牌利润增长的有利因素已经成为过去式,许多涂料企业都在寻找新的增长点。比如说,三棵树将发展防水材料、保温材料业务作为未来业绩的一个重要支撑点;巴德士、展辰希望通过拓展工业涂料业务,增厚业绩。
 
巴德士集团董事长方学平也曾说过,“我们都是在涂料行业沉淀了十几二十年了,都是各自有料的,从现在开始寻找一条属于自己的一条新的道路是来得及的,这是为了日后的三五年而做准备。”
 
后话
 
一直以来,由于涂料行业低门槛、甚至“零门槛”的行业属性,吸引大量业内人士以之为创业首选。但随着商家的大量涌入,市场的不断发展,涂料行业呈现产品同质化严重、价格战激烈异常的乱象,各种行业弊病亦随之凸显。
 
总的来说,涂料企业的生存环境确实有点恶劣,需要跨过一座又一座的高山。但是《涂料经》一直以来都有一个观点:每一次改变,都是一次锻炼;动荡,才是安全的。
 
如果你刚起步,那么既然从未成功过,又怕什么失败?
 
如果你已经有所成就,那么曾经从0开始,就不会畏惧新的挑战。
 
一些危机感,对于习惯了在一个模式当中拼命旋转的涂料人,会是一个良性的刺激。让我们是时候慢下来想一想,自己独特的价值,到底在哪里。
 
也许多年后的你,会想对现在的自己说:相较于过去,你会更喜欢明天。
 
“大乱过后是大治,2019或为涂料行业的分水岭。”也有行业人士认为,实际上涂料仍属朝阳产业,“如今的涂料正犹如波涛汹涌的江湖,行业门槛逐年提高,一批实力弱小的轻舟小船将逐渐湮没在风浪中,留下的将是实力强劲,注重模式创新、服务以及具有较强经营管理能力的大船巨舰。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大数据告诉你:2018年全球涂料发展状况

深度分销会将绝大部分的中小涂料企业带进坑

被终端市场看好,艺术涂料将替代硅藻泥

嘉宝莉力挺珐蓝邸亮相各展会,开发北方市场

进入“全装修”时代 对涂料企业有啥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