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ogin()) { ?> 登录 注销登录

2019涂料行业六问

作者:梁华婵 来源:涂料经

[摘要]借势、优化、发展

文 | 《涂料经》记者 梁华婵

2018年匆匆流去,2019年悄无声息地来到。时间是有刻度的衡器,一年的开始也必然具有里程碑意义,所有的改变,不妨在此时改变。提出几个关于2019年的涂料市场环境几个问题,让我们一起与过去作别与心中憧憬相邂逅。

1 建筑涂料还有未来吗?

2018年我国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包括城市群规划、都市圈建设、新生中小城市培育、特色小镇发展,同时先后出台旧城改造、城镇保障性住房建设、棚户区改造、乡村振兴等政策,成为建筑涂料需求新的增长点。

此外,新涂重涂市场并行,居民消费加快升级,带动家装重涂、高端环保涂料市场发展。数据显示,2012-2017年我国建筑涂料产量不断增加,年均复合增长率达9.8%。2017年我国建筑涂料产量达到745万吨,同比增长8%。我国人均建筑涂料消费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随着中国涂料市场发展成熟,中国建筑涂料市场可以说是还有大幅增长的空间。

但是,有数据显示“现在中国住宅人均1.1套,人均建筑面积大概在35-40㎡之间”,中国住房最短缺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具体文章可查阅“从房地产数据看中国建筑涂料的未来”),未来增加幅度有限,甚至还会出现下滑现象。

所以说,你觉得建筑涂料还有未来吗?

2 艺术涂料还有火吗?

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在整个涂料圈不太“景气”的时候,艺术涂料火了,火的一塌糊涂,以绝对黑马之势,成为涂料行业的新亮点。包括嘉宝莉、巴德士、三棵树、美涂士、华隆、瓦科、庄典等等国内涂料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艺术涂料品牌,而立邦、多乐士、TASSANI等外资品牌也陆续进入中国市场,似乎多年来培育的市场一下子成熟了,到了“采摘期”。

根据历年“艺术涂料嘉年华”概况显示,“艺术涂料嘉年华”从2016年第一场的参展单位20个艺术涂料品牌,参展专业观众1300人,发展成为参展单位50个艺术涂料品牌(新增国外品牌展区),参展专业观众5000人的大型展会。从侧面映射出,艺术涂料的确“火”。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艺术涂料风口的“风”逐渐息了下来。一方面,跟风介入的涂料品牌逐渐回归正轨(巴德士已更偏向水性涂料和儿童家具漆领域;三棵树与圣马可艺术漆分道扬镳,并持续加码工程渠道...);另一方面,终端情况与市场情况局部市场的艺术涂料市场相悖,店面关店率和开店率一样大,甚至部分偏内陆市、县已经被艺术涂料品牌彻底放弃。

同时,艺术涂料产品在扣除产品进口运输成本、人员工资、宣传造势、开店支持等成本,实际利润所剩无几。其中,据某知情人士透露,顺德地区以艺术涂料产品为主的企业,做得好的年产值普遍只有2000~3000万,其中做得最好的嘉宝莉艺术涂料也只有七八千万的产值,呈现出多而不强的局面。

所以说,你觉得艺术涂料还会火吗?

3 水性涂料可以收割吗?

在环保化东风的吹拂下,水性涂料产业在最近几年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2015年之前,我国水性涂料在整个涂料行业占比不足20%水平。2015年下半年之后,国家环保政策逐步从严,人民环保意识不断加强,对具有环保性能的涂料需求增加,加上国内涂料企业不断研发新技术,水性涂料整体产量、产值均有所增加。

根据数据显示,2008年-2017年年水性涂料的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2017年,我国水性涂料产量约为884万吨,同比增长13.2%。目前水性涂料占整体涂料总产量的比重在30-40%水平,国内溶剂型涂料占比达52%。

其实,目前我国水性涂料占涂料行业的比例尚低,而且主要集中建筑内外墙,工业方面也尚处于起步阶段。而反观国外,在欧美国家,汽车涂料领域方面,80%以上的汽车底漆、50%以上的闪光面漆已基本实现水性化。在德国,建筑涂料中有93%都使用水性涂料,发展较慢的挪威也有47%的建筑涂料实现了水性化。

目前很多消费者对水性涂料的认识都不是很全面,对水性涂料的相关性能仍存在很大的质疑,这很不利于我国水性涂料市场的发展。而且随着我国涂料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粉末涂料、无溶剂涂料、光固化涂料等环保型涂料发展也愈加快速,挤压水性涂料的市场。

所以说,水性涂料可以收割吗?

4防水涂料会成为新宠吗?

2018年,中国涂料行业弥漫着的“寒气”格外地刺骨。但是,有一个细分品类视乎格外火热。

东方雨虹今年上半年营收为56.13亿元,同比增长25.26%,科顺股份上半年营收12.49亿元,同比增长19.72%,凯伦股份上半年营收为2.46亿元,同比增长34.91。2018年12月18日,德高更是透露出其母公司法国派丽集团2018年销售额突破30亿元。在一片飘“绿”的情况下,防水涂料却“红红火火”的。

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约598家规模以上(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企业创造的主营业务收入达1059亿元,考虑到还有众多中小企业,中性假设下(规模以上企业和规模一下企业各占一半),行业空间超过2000亿元。

同时,我国主要建筑防水材料供需仍存在较大的缺口。从供给角度而言,2018-2023 年我国主要建筑防水材料产量及预测情况如下:

建筑防水材料可应用于房屋建筑、铁路、地下管廊等多个领域,仅从建筑房屋对防水材料的需求角度而言,建筑防水材料行业未来的市场容量直接取决于建筑房屋施工和维修面积。在建项目的防水施工面积占建筑面积的比例平均为 32.15%,竣工项目该指标的比例为32.83%,据此测算,2018-2023 年全国防水施工面积需求面积及供需缺口如下:

由此可见,防水涂料的市场还是相当的广阔。根据《涂料经》了解,近期已有多家涂料企业大举进军防水涂料领域,蚕食大蛋糕。

所以说,防水涂料会成为新宠吗?

5 儿童漆已经脱离“儿童期”?

2004年甚至更早,儿童涂料产品就已经成为中国涂料市场的“大明星”之一。

特别是在2010年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识到涂料产品环保的重要性,以及中国社会越来越明显的“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观念的确立,一时间儿童涂料成为涂料消费市场炙手可热的热点,催生了众多涂料企业进入该领域分食蛋糕,儿童漆市场发展到达了顶峰。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高峰时市场上的儿童涂料品牌有数十个之多,无论是外资大品牌还是国内企业,都将拓展儿童场所用涂料的市场作为企业发展的一个方向,而且很多少专门从事儿童涂料生产和销售的涂料企业也是在那个时期诞生的。

然而,儿童漆市场繁荣的背后,“概念炒作”的质疑“如影随形”,其争议点主要在于功能界定上的模糊、无标准参照物以及价格高企之间的矛盾。直至,《儿童房装饰用水性木器涂料》、《儿童房装饰用内墙涂料》两项国标的出台,儿童漆终于得以“正名”。

都在人们为儿童漆“松一口气”的时候,但从如今的情况来看,当没有了外界关于标准的质疑与关注,儿童涂料市场的表面繁荣现象似乎也悄然落幕。

一家曾经在儿童涂料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中小型涂料企业负责人告诉涂料经记者,他正在迷茫于企业该如何转型——放弃儿童涂料吧感觉不甘心,做其他产品品类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继续做儿童涂料,似乎也已经没有重返昨日辉煌的希望。(欲想阅读更多,可查阅““收割”儿童涂料”)

所以说,儿童漆已经脱离“儿童期”?又该何去何从?

6 概念涂料还会出现吗?

在2018年广州建博会期间,有两家涂料企业相继推出了一种所谓的“抗病毒”的涂料,引起了涂料行业的广泛热议。一家是做陶瓷的企业“东鹏控股集团”旗下的“东鹏绿家”,另一家则是江门的维拓化工。

对这个“抗病毒涂料”的产品,大部分涂料行业从业者都是持怀疑态度,《涂料经》也曾咨询很多业内人士,他们均认为涂料抗病毒的可能性较低,概念炒作的成分比较大。根据相关媒体披露,东鹏绿家尚无真实性的抗病毒涂料产品上线,无法接受经销商预定,疑似跟风炒作被坐实。

其实,概念涂料在涂料行业也并非新鲜事,曾经也出现过一股概念炒作风潮,比如“0甲醛”、“无毒”、“能喝”,还有养生涂料,驱蚊涂料,甚至除霾涂料等等等等,想必大家并不陌生。

所以说,概念涂料还会出现吗?猜想下一次出现的涂料能有什么奇效?

(若有其他值得思考的问题,可在文后留言,《涂料经》与你共同探讨)

对于2018年,相比很多人都有有所遗憾,或者说“怨言多多”,但是我相信许多人还是对2019年抱有希翼,但同样对于2019年有很多疑问,那么2019年究竟如何?让我们共同来期待吧。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

专题报道

编辑推荐

大数据告诉你:2018年全球涂料发展状况

深度分销会将绝大部分的中小涂料企业带进坑

被终端市场看好,艺术涂料将替代硅藻泥

嘉宝莉力挺珐蓝邸亮相各展会,开发北方市场

进入“全装修”时代 对涂料企业有啥影响?